夢想與傻勁

在文藝復興期間,名作家塞萬提斯創造了堂吉訶德這一形象,代表了一個非常獨特的西方人格。堂吉訶德由於沉醉於中世紀的武士英雄,完全無視新時代的來臨,卻找來一套古老盔甲,扮成流浪武士,到處想行俠仗義,為一個不存在的公義原則奮鬥。當然,在沒有武士的年代,跑了個武士出來,自然引起笑話重重。

表面來看,堂吉訶德是一個笨蛋,也是精神病患者,但深一步探索,塞萬提
斯並不是嘲笑堂吉訶德這人,而是借這傻子所堅持的理想,去揭破新時代人的淺薄愚昧。堂吉訶德雖不懂時勢,但卻仍有一種人性的純良,化而為追求理想的熱情。新時代的人似是聰明機巧。但已失去做人的基本原則和勇氣,冷漠而無情,且人人都想把堂吉訶德拉回現實,不外是要消滅理想而已。

人生閱歷越多,就越覺得堂吉訶德是如此難能可貴。面對世間現實,詭詐待人,是很容易的事,但要堅持理想,維持傻勁,不顧現實仍衝向前,那就困難得多了,但世間正正因著有這類傻子,才能不斷突破教條,創造出新的思想和文化,否則,人人在現實中因循地自以為醒目,機巧而多變,沒有原則,世界是很難改進的。

堂吉訶德的故事在美國的歌劇中,被給予全新的詮譯,即視堂氏為一個勇於摘天上星星,而敢做不可能之夢想的人。雖然可能達不到理想,但卻願意為此鍥而不捨地奮鬥下去。星星不一定摘到,但這不可能的夢,卻能為人心靈打開一個〝末來〞的眼界。人不單在現實中掙扎受苦,也能在苦楚中對未來有盼望,這盼望能使人脫離怨責痛苦,向著未來奮鬥下去。

堅持夢想的人似是傻子,但傻子往往也創造了歷史,如華盛頓、林肯、孫中山等人,都因著其熱情,帶動人走過幽谷,成為開出局面的傻子。

希望在當今政治、社會和文化中,能多出幾個堂吉訶德,為這冷漠的時代帶回一點夢想和傻勁。

承蒙梁燕城博士授權轉載,摘自《心靈有約》一書。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