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復興是一次復活

江:這讓我想到,關於〝重建中國人的骨氣與靈魂〞您提了很多的理念,但是您不僅有理念,也有實踐的參與。

梁:對具體問題我真的關心,對於農村問題我們真的投入去幫助,我們沒錢也捐。沒錢我說先捐,錢自然會來,憑信心我知道一定會有的,我們就這樣走下去。有一次我手頭有十多萬港幣,人家捐來的,我們就把它捐下去,我們不理後面有沒有錢,我相信人家的錢會再捐來的,我們就再投到中國來,有多少就投多少。很多人以為我們的機構很大,在三個城市做那麼多工作,實際上我們的機構才有五個人,再加上三個部份時間服務的。我們是把資源投到中國來,不是多請人來。

江:做這個工作,您不僅要有愛心,還要有信心。

梁:也要有盼望,〝信望愛〞是後面的根本,相信真理存在,相信中國會好,相信未來中國不再是一治一亂的輪迴。輪迴是很可怕的,你治了還會亂。中國現在是治了,第二代是治了,第三代是治了,好像〝文景之治〞,中國改革以後,起碼後十年是非常好。這個治會不會變成再亂呢?現在很多對中國有敵意的人希望中國再亂,台灣獨立啦,新疆獨立啦,西藏獨立啦,他們希望中國亂的。但是我相信中國不會亂。因為我一個最基本的精神就是死而復活的精神,經過死而復活的,是不會輪迴的。我是不相信有輪迴的,我覺得相信輪迴是對國家民族最可怕的事,像李洪志他們這些東西,輪迴的話,你的苦難只是你前身的〝孽〞,那麼你來生呢?你修一下,做一點好事,唸一下〝南無阿彌陀佛〞你來生就好,就會到極樂世界。你根本不需要在現在付出責任,你不需要做出任何改造。輪迴的思想破壞了整個中國文化,因為儒家的思想不講輪迴,不搞輪迴那一套,也不信鬼神,我們都〝敬鬼神而遠之〞,〝未知生焉知死〞,這是儒家的精神。中國文化根本不搞迷信的,但是宋明以後,迷信就越來越厲害,全民都相信輪迴一說。你發現以後,中國的政治越來越殘暴,越來越腐敗,也越來越封閉,這些是同時出現的。越是迷信厲害的年代,國家也越腐敗和墮落。明清兩朝只是康熙好一點,康乾盛世,主要是康熙,雍正和乾隆好主要是康熙留下很多錢而已,乾隆後期就不行了,慈禧太后還相信觀音,叫做老佛爺,所以義和團這一套她也信,有人打來,還相信通過邪術,民間的迷信,就會實現現代化。我覺得這很可憐也很可怕,若是中國現在這一種思想在復活,我覺得這是一個思想文化的災禍,我們不能相信輪迴這一說,根本沒有任何科學根據。我特別寫了一本書研究輪迴,有人說有記憶的前生,根本上已經給心理學家推翻了,因為有心理學家做過研究,說有催眠不但不可以讓人記得前生。催眠術根本連今生的記憶都不可靠,做實驗就知道,今生怎樣你不能騙人,前生怎樣根本沒辦法證明,通過實驗可以看到你是不是因為催眠術的暗示,產生了錯誤的記憶呢?事實證明有,所以催眠術證明是錯誤的,它的一些方法實際上被推翻了,但還有很多人在推廣它,實際上是很可憐的。那麼如果相信這些東西,歷史上也是一治一亂的,也是輪迴的。那麼反過來,西方相信死而復活的真理,一個國家民族經過很深的苦難後它會復活,復活就永遠了。所以看西方國家不會一治一亂,也沒有輪迴,它強大就一直強大下去。它每一次有一點衰落的時候,就自我改造,因為它有悔改的精神、認罪悔悟的精神,有這個精神它馬上就會改好。像美國打越南戰爭的時候,實際上已經打輸了,結果它馬上反省和建設自己,又成為最強大的國家。英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曾經衰落,但是很快它又成為歐洲一個舉足輕重的國家。歐洲的德國法國也是這樣,很快就重生了,這就是死而復活,再生出來的精神。你要悔改–不斷悔改,你就會繼續不斷地強大。中國文化需要悔改的精神。

江:看來我們中國文化現在也需要一次重生。

梁:對,需要重生!也需要有悔改精神進到裡面,需要有懺悔的精神,也要有對罪的領悟的精神,不能只看到人的善,也要看到人的醜陋。西方的法律就是因為它知道人的醜陋,而要建立一種法律,使有權的人不能權力太大。所有權力都有一種限定,這種限定就是民主的基礎。當人相信人是聖人、是善的話,我們永遠相信那有權的人永遠會好。有權的人到老了,他總是會犯錯誤的,他犯錯誤的時候如果沒有法律的限制,他就會永遠犯錯誤。這可能會變成一個大的災難。所以不但要明白人的善,也要明白人的罪。有這種思維作為政治文化的基礎,政治文化就會變成法治的政治文化,而不是走向腐敗。

承蒙梁燕城博士授權轉載,摘自《心靈有約》一書。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