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十七日 詩篇一三一至一三八篇


重點:祈求賜福;團結的喜樂;讚美神;神不變的大能;在巴比倫懷思故土;神的話被讚美。

鑰節: 耶路撒冷啊,我若忘記你,情願我的右手忘記技巧!我若不記念你,若不看耶路撒冷過於我所最喜樂的,情願我的舌頭貼於上膛!(一三七5-6)

亡國被擄、受盡侮辱的痛苦,實在令人難以忘懷。詩人在回歸後,將那種痛苦寫成一首悱則動人的哀歌。

詩人也許是一位利未人,在聖殿裡彈琴唱歌事奉神。被擄巴比倫時,他們勞役了整天後,帶著疲累的身軀坐在巴比倫的河邊哀悼追悔,擄掠者卻來羞辱他們,要他們唱錫安歌作為娛樂。

到底唱不唱呢?有人說,神的子民無論在那裡,都應唱歌,好作見證。但詩人說:「我們怎能在外邦唱耶和華的歌呢?耶路撒冷啊,我若忘記你,情願我的右手忘記技巧!我若不記念你,若不看耶路撒冷過於我所最喜樂的,情願我的舌頭貼於上膛!」

甚麼人甘在敵人面前作玩偶造戲呢?是那些與神關係疏離、不敬畏神的人;在這詩裡,敬虔神的百姓敢於反抗敵人對神的羞辱,把琴掛在柳樹上。

詩篇裡有許多叫我們彈琴唱歌的詩歌,這首詩卻讓我們看見不宜彈琴唱歌的時候。當神家荒涼、教會失去見證時,我們彈琴唱歌又有何意義呢?不如像詩人說:情願我的右手忘記技巧,不再彈琴;情願我的舌頭貼於上膛,不唱一個音節。

默想:我們期望聽見神透過這篇詩向我們說甚麼話?


摘自《讀經日引》
承蒙福音團契書局授權轉載
電郵索取/奉獻支持事工:[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