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目向田觀看

那麼大的需要,它的裡面是很着急,我們都覺得神的心是很迫切的,我們很想讓人能夠看見和聽見福音,更希望每個人最少能有一次,有一次的機會聰到福音。

孟加拉:

現在你們看見在我的背後,就是達卡的都市中心,人口約五佰多萬,每年人口増長率達到七個百分點,人數的増長非常快速,相對福音的工作進展緩慢。當我看這個城市的時候,我看到城市的這兒有多少間教會,看到整個的區域的那一邊,又是連一間教會都沒有,再看另一邊,也是一樣是一間教會都沒有。從這個方向看到,後面盡是住戶大廈,當我用手指隨意指向任何一方,都有五十萬人,但是沒有一點兒福音傳到這地,在五十萬人居住的地方,竟然連一顆種子也找不到。

印度:

歡迎來到喜樂城,它位於印度的北部的UP省,一個很大的城市裡,大約有三百萬的人口住在喜樂城裡面。城內完全沒有一間教會,或是一間機構來服事這裡的居民,我們很期望看見福音,能在喜樂城的每一個角落、每一個的群體、每一個階層裡面,可以把祝福傳到每一人的耳窩裡。

日本:

相當很多人思想宣教的時候,不會想到日本這個富有的國家,通常人們只會想到日本的科技發達、物質很富裕,一個很有錢財的國家,這些都是事實。不過,很少人看到日本人的心靈很貧窮。福音來這個縣已經超過100年,但基督徒人口比率只維持在0.05%-0.07%。

柬埔寨:

在這裡有一條村,裡面的居民很多都患病,其中的一個原因是人煙很稠密,環境污染問題也相當嚴重,因此,當有人患病,病菌的傳播及蔓延速度相當驚人,他們常常將蒼蠅當作伴菜,或是跟蒼蠅一起爭飯吃。其實,當我來到這裡,已感到有很多的挑戰,這裡的確有很多需要,很多人會向你討錢,我們會回答他們,我們是沒有錢的。有些時候,我們真的不知所措,是否把錢給他們,就是最佳的幫助?抑或是帶他們往別處居住?即使是這樣,這些方法也改變不了這兒。當中,還有很多愛滋病患者。這兒有一個家庭,因丈夫去世,這個婦人也要養育一個三歲的女兒,她真的需要幫助。現在,我們正在思想,怎樣改變他們內在的需要,希望藉着祈禱,從心開始把他們改變過來。當他們心靈得到改變,期望外在的環境也能得到改善。

印度:

坐在我旁邊的是Pastor Daya,他在喜樂城是專門服事貧民區的居民,喜樂城裡面大概有450個貧民區,牧師很希望把福音帶去送給他們,他的心志是很渴望能看見每一個貧民區的人,能得到應有的生活水平,比如是衛生的環境,小孩子能有機會去接受教育,不論男女,也能有工作。牧師的異象是很盼望在這個人際的網絡中合作,如何將資源分享,能夠祝福在喜樂城裡面的450個貧民區。

日本:

在表面上看來,日本是一個很平和的社會,好像處處充滿歡欣,不過,很多人在背後也缺乏安全感,他們十分覺得不被愛,自己沒有價值。

這裡有一位年青人作了一首歌,十分動聽。

當看見一些閃動着「無料案內所」的招牌,這些都是一處挑選少女作色情交易的地區,去年政府有一項報告,測試愛滋病患者的數據上升了一倍,在這一倍上升的數字裡面,最令人驚訝的是當中有五十個百分點的人士,年齡是二十歲以下。反映了一個現實的問題,日本有很多的青少年,對性觀念是非常氾濫,因此,我們知道日本的青少年有很大需要,從人來的幫助、從人來的教育。

孟加拉:

在這個城市裏有九十個百分點是回教徒,回教在這裡使人的心很大的蒙蔽,他們為了自己的信仰感到非常驕傲,他們認為他們所信奉的神,透過他們的先知穆罕默德,是最好的道路,是唯一的道路可以到天堂去。所以其他的宗教,他們是聽不入耳,這個轄制,把大部分的人和福音隔絕了。

日本:

為何日本有這麼多的人受綑綁,是因為當他們在出生之後,他們的父母已經把他們帶到神社,奉獻給他們的神。他們這樣的做法,會使他們生命受到詛咒,這是他們不知道的。日本神社的祭祀儀式,對日本的社會非常的深化。每逢祭祀的時候,他們都感受很大的重視,很大的期待。這些儀式基本是居民和控制那區域的邪靈所立的屬靈盟約,他們每年都會更新這個盟約,這樣,等同他們向邪靈說:「請來操控我!」他們在這個無知的狀況裡面,就這樣去擁抱這些偶像。但是真正愛他們的神、真正創造他們的神、和真正為他們犧牲的神,真正祝福他們的神,但是、但是他們卻不認識。

孟加拉:

有一個同工在過往半年,植了五個細胞小組,他們現在很認真的做這事工,這裡有一位弟兄當實習小組的隊長,他是一個回教背景的信徒,也是AG Church的同工,我們傾談到信主的時日,這位弟兄信主已有六年的時間了。

日本:

我又覺得和別人分享可以很深入,不是十分困難的事,雖然從表面來看,日本的教會好像有很大的掙扎,教會的人數一直十五至二十人左右,有很多宣教士都感到心灰意冷,不過,我自己感到很興奮,因為日本人的心好像預備好了,對我而言,這是收割的時候了,它是近在眉睫的事。其實,我現在最擔心的,不是沒有人信主,而是沒有收稼莊的工人,我們需要的工人是:真正的信耶穌的門徒、真正能夠落實,活出愛的見證、真正活出真理的人。

這麼龐大的需要,我實在有點兒着急,神的心對此也是很迫切,我自己內心的感受是不知能夠做什麼,但是,我們順服神,到這裡來,我相信神會去使用任何一個回應祂的人。

我想在日本和世界各個地方的人一樣,各人都有很大的需要,真的有很多的人,一生之中從沒有經歷耶穌的愛,也沒有機會去經歷耶穌的愛,所以我很想告訴大家,日本很需要你們的幫助。不論是短宣、中宣或是長宣,日本很需要你們的到來,很需要你們把耶穌的愛也一同帶來,不是用人的眼光,是用神的眼光去看這件事了。

我們來到這兒,當第一次來到的時候,就已經思想一下自己擁有的究竟有多少,再看看當地的居民究竟有幾多財物,相比之下,就發覺自己其實擁有很多的東西,我很想把好的東西的他們分享,而我所有最好的就是主耶穌,因此,我很想我他們分享主耶穌。如果你能參與在喜樂城的事奉,可以透過不同的途徑,例如短宣、中宣和長宣。

我們很想看見你們對宣教的支持,例如透過禱告,我們站在前線者,是很需要你們在禱告的支持,無論如何,你們一定要參加宣教,無論如何,你們一定要參與宣教,無論如何,你們一定要做一些事情,祈禱也好、金錢奉獻去支持一些宣教士也好,支持一些在工場裡面的宣教工作都好,無論如何,你都需要做一點事情啊。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