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 九月三十日──雅歌-33(總結 2-預備油⋯⋯)

總結 2-預備油⋯⋯

今天我們已站在末時的路口了,因為耶穌明明的說了:「你們可以從無花果樹學個比方.當樹枝發嫩長葉的時候、你們就知道夏天近了。這樣、你們看見這一切的事、也該知道人子近了、正在門口了。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世代還沒有過去、這些事都要成就。」(太24:32-34)

我們曉得「無花果樹」指的是「以色列」──「主說、我遇見以色列如葡萄在曠野、我看見你們的列祖如無花果樹上春季初熟的果子.」(何9:10)──以色列何時「發嫩長葉」、即何時復國?是1948年5月14日獨立建國。那麼「這世代還沒有過去」的話,按照聖經的說法,一個世代能有多長?──「我們一生的年日是七十歲.若是強壯可到八十歲.」(詩90:10)即最長七、八十年。若我們用此來計算的話,從1948年的七、八十年就是2018年至2028年,我們的主隨時都可能在這段時間、這段日子回來!

耶穌在馬太福音24:32及馬可福音13:28裡都講到同樣的一句話:「你們可以從無花果樹學個比方.當樹枝發嫩長葉的時候、你們就知道夏天近了──「夏天近了」。還記得在《雅歌》裡,當良人第一次邀請新婦離開安舒區時,祂是怎麼說的?

「我良人對我說、我的佳偶、我的美人、起來、與我同去。因為冬天已往.雨水止住過去了。」(2:10-11)──「冬天已往」即冬天已過去,我們就正在春天裡,而末後的「夏天近了」,所以,整本《雅歌》就是在教導神所揀選的新婦們,要快快的來回應良人的邀請,離開安舒區,預備自己,如同「聰明的(童女)拿著燈、又預備油在器皿裡。」(太25:4)

聰明的童女、預備油在器皿裡

「聰明的拿著燈、又預備油在器皿裡。」(太25:4)──人常問:什麼叫做「預備油在器皿裡」?「油」是什麼?「器皿」又是什麼?我們要怎麼預備?有的會說「油」就是你和良人的「親密」,也是那個「親密的恩膏」!這麼說的話,下一個問題就是:要怎麼親密?常常讀經、禱告、靈修嗎?不是的!別把與神的親密化成了一種的「宗教」來「應付」神的要求與祂對我們長遠的計劃與渴慕!

「親密」是一個成長!從小妹、女子、佳偶、美人、妹子、新婦、鴿子、完全人、書拉密女、王女、看守的人,每一步身份的提升,背後是付上「盡心、盡性、盡意、盡力」去愛主。這些的成長,是叫人能看見的,那個能叫人能「看見」的,就是預備了「油」,而那個器皿就是你的「身份」──「在大戶人家、不但有金器銀器、也有木器瓦器.有作為貴重的、有作為卑賤的。」(提後2:20)

① 被欺負時──

作為「女子」時:「不要因日頭把我曬黑了、就輕看我。我同母的弟兄向我發怒他們使我看守葡萄園、我自己的葡萄園、卻沒有看守⋯⋯我何必在你同伴的羊群旁邊、好像蒙著臉的人呢。」(1:6-7)──羞愧、生氣、無奈。

作為「佳偶、妹子、新婦、鴿子、完全人」時:「城中巡邏看守的人遇見我、打了我、傷了我.看守城牆的人奪去我的披肩。」(5:7)──安靜、寧可吃虧。

作為「書拉密女、王女」時:「巴不得你像我的兄弟、像喫我母親奶的兄弟.我在外頭遇見你、就與你親嘴.誰也不輕看我。」(8:1)──饒恕、接納、信心。

作為「看守的人」時:「我自己的葡萄園在我面前」(8:12) ──已能看守好自己的「葡萄園」了。

從感覺被冒犯到清楚自己王女、看守人的身份,她的身量已不在乎那些的「欺負」,因為她的心有神的「公義當作護心鏡遮胸」(弗6:14),所以「必不怕黑夜的驚駭、或是白日飛的箭.也不怕黑夜行的瘟疫、或是午間滅人的毒病。」(詩91:5-6)──就是縱然那些是隱而未現的攻擊(無論是話語、疾病、環境上的),也是無懼!

我屬我的良人」──

作為佳偶的身份時說:「良人屬我、我也屬他.他在百合花中牧放群羊」(2:16) ──先滿足我,我才滿足對方,祂在牧養祂的羊。

作為新婦的身份時說:「我屬我的良人、我的良人也屬我.他在百合花中牧放群羊」(6:3) ──我先滿足良人,然後我從祂那裡得到滿足,祂在牧養祂的羊。

作為王女的身份時說:「我屬我的良人.他也戀慕我」(7:10)──我先滿足良人,祂很需要我!

在佳偶的身份,是要良人先滿足自己,自己才願意付出,然而成熟了後,所在意的是怎麼滿足良人的需要,如同保羅說:「已經出嫁的、是為世上的事挂慮、想怎樣叫丈夫喜悅。」(林前7:34)既然在屬地的婚姻裡,妻子是「想怎樣叫丈夫喜悅」,那麼,當我們的屬靈身量是新婦的身份時,我們也會想「怎樣叫良人喜悅」!

另外,作為佳偶或新婦時,對「良人在哪」的答案是「他在百合花中牧放群羊」,怎麼到了王女的身份後,「良人在哪」的答案卻成了「他也戀慕我」?因為「他也戀慕我」意謂著「祂很需要我」,在牧養的事上,不再是祂牧放自己的群羊,乃是祂很需要我參與在其中,與祂一同牧放群羊!

「不要驚動」──

良人曾三次囑咐新婦的同伴及那些自由而不受束縛的人,別驚動、刺激、引誘祂所愛的,在這當中,已展現出新婦的屬靈程度:

當佳偶沉醉於與良人的愛時──耶路撒冷的眾女子阿、我指著羚羊、或田野的母鹿、囑咐你們、不要驚動、不要叫醒我所親愛的、等他自己情願。〔不要叫醒云云或作不要激動愛情等他自發〕」(2:7)

當佳偶願意走出她的安舒區後──耶路撒冷的眾女子阿、我指著羚羊、或田野的母鹿、囑咐你們、不要驚動、不要叫醒我所親愛的、等他自己情願。〔不要叫醒云云或作不要激動愛情等他自發〕」(3:5)

成了王女之後──耶路撒冷的眾女子阿、我囑咐你們、不要驚動、不要叫醒我所親愛的、等他自己情願。〔不要叫醒云云或作不要激動愛情等他自發〕」(8:4)

「我指著羚羊、或田野的母鹿」意謂著她還會受到外在的人、事、物所影響!然而成了王女後,她已十分清楚自己的位份,世界上那些的事,已無法再驚動她的信心,她全人在思想、意志、情感上,早已穩如「大衛建造收藏軍器的高臺」(4:4)及尊貴如「象牙臺」(7:4)。只是,良人仍然要「囑咐」她的同伴,別驚動王女,免得她失去在主裡的自由、還有那顆柔軟的心、溫柔的靈。那麼,還有什麼是能驚動王女,使她失去那顆柔軟的心、溫柔的靈呢?就是如撒但試探耶穌那般:

1. 「你若是 神的兒子、可以吩咐這些石頭變成食物。」(太4:3)──肉體的慾望(物慾、情慾、驕傲)。

2. 「你若是 神的兒子、可以跳下去.因為經上記著說、『主要為你吩咐他的使者、用手托著你、免得你的腳碰在石頭上。』」(太4:6)──能力。

3. 「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這一切都賜給你。」(太4:9)──名與利的榮華富貴。

耶穌在世尚且受到撒但的試探,所以就算提升至「王女」的身份,也難免撒但會藉著各樣的事來誘惑新婦,所以,良人囑咐耶路撒冷的眾女子,不要驚動、叫醒祂所親愛的,猶如耶穌對彼得說:「但我已經為你祈求、叫你不至於失了信心.你回頭以後、要堅固你的弟兄。」(路22:32)──這個「囑咐」就是良人為祂的新婦所作的「祈求」。

「是誰呢?」──

新婦在身份的展現上,使人看見她的特質:

當佳偶願意走出她的安舒區後──「那從曠野上來、形狀如煙柱、以沒藥和乳香、並商人各樣香粉薰的、是誰呢?」(3:6)──那從她的安舒區上來的,滿有神同在的雲柱、火柱,身上也散發出基督順服的香氣的,是誰?

當新婦通過兩個考驗(5:6: 良人挪去祂的同在、5:7:在服事上受到逼迫)後──「那向外觀看如晨光發現、美麗如月亮、皎潔如日頭、威武如展開旌旗軍隊的是誰呢?」(6:10)──那位興起發光,有神榮耀的光在她身上,她的出現如同展開得勝旌旗的軍隊般威武,她是誰?

成了王女之後──「那靠著良人從曠野上來的、是誰呢?」(8:5)──那伴隨著良人(與良人同工同行)從曠野上來的(即曾邀良人「往田間去⋯⋯在村莊住宿」(7:11)),是誰?

六章10節的「那向外觀看」,即她站在城牆上或高山上「向外觀看」什麼?六章13節,她的同伴呼喚「書拉密女」說:「回來、回來.書拉密女、你回來、你回來、使我們得觀看你。你們為何要觀看書拉密女、像觀看瑪哈念跳舞的呢。」──就是她向外觀看正、邪兩軍的交戰,然後她自己也在兩軍前優雅地翩翩起舞,神情平和、毫無畏懼!

是誰」所展現出來的身量、能力、尊榮,是從願意捨下自己所以為、認定的「安舒」、「安全感」的日子或東西開始,沒有這個的「願意」,就永遠無法一步步展現「威武如展開旌旗的軍隊」。

默想:你可看見自己屬靈生命的成長?過去容易惹動你怒氣的事,如今還一樣嗎?你的禱告全是「我、我、我」嗎?你的信心如何?是一個容易「像海中的波浪、被風吹動翻騰」(雅1:6)嗎?你願在人前展現自己是基督門徒的樣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