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 九月二十五日──雅歌-28(眾水不能息滅)-第8章4-7節

第八章4-7節

4 (良人說:)耶路撒冷的眾女子阿、我囑咐你們、不要(再次嘗試)驚動、不要叫醒我所親愛的、等他自己情願。〔不要叫醒云云或作不要激動愛情等他自發〕

我囑咐你們」──現在以色列會眾對列國說:「即使我發怨言和哀嘆,我所愛的仍握住我的手,在被擄之時,祂是我的倚靠。所以,我囑咐你。」

不要驚動、不要叫醒」──因為你會徒勞無功的。


良人這句的話,在整卷《雅歌》裡,總共出現了三次,首兩次是當新婦還是「佳偶」的身份時,良人囑咐新婦的同伴及那些自由而不受束縛的人,別驚動、刺激、引誘祂所愛的,要等到她心甘情願或直到合適的時間時、讓她自發地回應祂的愛:

  1. 當佳偶沉醉於與良人的愛時──「耶路撒冷的眾女子阿、我指著羚羊、或田野的母鹿、囑咐你們、不要驚動、不要叫醒我所親愛的、等他自己情願。〔不要叫醒云云或作不要激動愛情等他自發〕」(2:7)
  2. 當佳偶願意走出她的安舒區後──「耶路撒冷的眾女子阿、我指著羚羊、或田野的母鹿、囑咐你們、不要驚動、不要叫醒我所親愛的、等他自己情願。〔不要叫醒云云或作不要激動愛情等他自發〕」(3:5)
  3. 成了王女之後──「耶路撒冷的眾女子阿、我囑咐你們、不要驚動、不要叫醒我所親愛的、等他自己情願。〔不要叫醒云云或作不要激動愛情等他自發〕」(8:4)

在八章4節這裡,當良人再次「囑咐」時,祂不再說:「我指著羚羊、或田野的母鹿」這句話,意謂著這時候的新婦,已成了王女,是自由地跳著舞的王女,她所擁有的權柄對她來說,並不是一個沉重的負擔、或覺得有壓力要去做些什麼,因她是自由的,她知道自己是誰、知道自己屬誰,她只有一個很平靜、平和的生命,而同時間又是一個自由的人。外人──就是那些自由而不受束縛的人,即屬這世界的人──已無法再驚動她的信心,她全人在思想、意志、情感上,早已穩如「大衛建造收藏軍器的高臺」(4:4)及尊貴如「象牙臺」(7:4)。然而,良人仍然要「囑咐」她的同伴,別驚動王女,免得她失去在主裡的自由、還有那顆柔軟的心、溫柔的靈。

良人囑咐耶路撒冷的眾女子,不要驚動、叫醒祂所親愛的,要等她自己情願云云,意思其實也就是在囑咐王女,猶如耶穌在啟示錄對非拉鐵非教會的提醒一樣:「我必快來、你要持守你所有的、免得人奪去你的冠冕。」(啟3:11)

5 (耶路撒冷的眾女子說:那靠著良人從曠野上來的、是誰呢。(當他們看到她童年的家時,新婦說:)我在蘋果樹下叫醒你(對我的愛).你母親在那裡為你劬勞、生養你的在那裡為你劬勞。

是誰呢?」──那尊崇的聖者及祂審判的寶座對以色列會眾說:這「是誰呢?」這個從曠野上來被高舉的,是多麼的尊貴!她在那裡流離,且領受了《妥拉》、並帶下了神的榮耀,縱使她仍在被擄中,但人都可見到她的愛。

那靠著良人」──倚靠她心所愛的,且承認她是祂的佳偶並單單貼近祂。

我在蘋果樹下叫醒你」──她請求心愛的人說:「我在蘋果樹下叫醒你。我記得在西乃山下,在我頭頂上像似形成了一顆蘋果樹,我喚醒了祢。」這是一位年輕的妻子向良人所表達的情愫,她喚醒夜裡在床上睡著的良人,好擁抱祂、親吻祂。

為你劬勞」──表達分娩的痛,如「產婦的疼痛必臨到他身上」(何13:13),又或「我的兒女離我出去」(耶 10:20)


這個「是誰」,在整卷《雅歌》裡,也是總共提及了三次。

  1. 當佳偶願意走出她的安舒區後──「那從曠野上來、形狀如煙柱、以沒藥和乳香、並商人各樣香粉薰的、是誰呢?」(3:6)──那從曠野上來,但(有雲柱、火柱)滿有神同在,身上散發出禱告及基督香氣的,是誰?
  2. 當新婦通過兩個考驗(5:6: 良人挪去祂的同在、5:7:在服事上受到逼迫)後──「那向外觀看如晨光發現、美麗如月亮、皎潔如日頭、威武如展開旌旗軍隊的是誰呢?」(6:10)──那位興起發光,有神榮耀的光在她身上,她的出現如同展開得勝旌旗的軍隊,是誰?
  3. 成了王女之後──「那靠著良人從曠野上來的、是誰呢?」(8:5)──那伴隨著良人從曠野上來的(即曾邀良人「往田間去⋯⋯在村莊住宿」(7:11)),是誰?──這時候王女如同王一般的出現,那些的「雲柱、火柱、香氣」已在她的身內了,如同聖靈在她裡面一樣。

是誰」也意謂著新婦所展現出來的身量、能力、尊榮,是使人驚訝到無法相信、也無法認出和以前那個是否同一個人,如同大衛戰勝歌利亞之後,一向有站立在自己面前的掃羅也不知道是誰:「掃羅看見大衛去攻擊非利士人、就問元帥押尼珥說、押尼珥阿、那少年人是誰的兒子?押尼珥說、我敢在王面前起誓、我不知道。」(撒上17:55)

我在蘋果樹下叫醒你」──王女這時仍然回到她起初對良人的愛:「我的良人在男子中、如同蘋果樹在樹林中。我歡歡喜喜坐在他的蔭下、嘗他果子的滋味覺得甘甜。」(2:3)──她仍然享受良人的愛、祂的同在。「叫醒」則意謂著提醒良人,記念她為祂所付出的,如同猶大王希西家向神求壽,求神記念他在神面前所行的: 「耶和華阿、求你記念我在你面前怎樣存完全的心、按誠實行事、又作你眼中所看為善的。希西家就痛哭了。」(王下20:3)若你向神祈求的時候,你可有什麼可求神記念你所行的呢?

你母親在那裡為你劬勞」──「劬勞」意即「分娩、生產」。而在六章9節那裡,我們探討過「母親」可解讀為「聖靈」,因新婦的生命是從水和聖靈生的「耶穌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人若不是從水和聖靈生的、就不能進 神的國。」(約3:5)

生養你的在那裡為你劬勞」──即是聖靈用說不出來的歎息、替我們禱告──「況且我們的軟弱有聖靈幫助、我們本不曉得當怎樣禱告、只是聖靈親自用說不出來的歎息、替我們禱告。」(羅8:26)

你母親在那裡為你劬勞、生養你的在那裡為你劬勞」──整句的意思是:就在那「蘋果樹下」、在耶穌那裡,祂用水和聖靈生了你,聖靈也親自用說不出來的歎息、替你禱告。

6 求你將我放在你心上如印記、帶在你臂上如戳記.因為愛情如死之堅強.嫉恨如陰間(死人之地)之殘忍.所發的電光、是火焰的電光、(最猛烈的火焰)是耶和華的烈焰。

放在你心上如印記」──為了那份愛,你要把我印在你的心上,這樣你就不會忘了我、也得見我。

愛情如死之堅強」──我愛你的愛如同已死,因為我為你而死了。

嫉恨如陰間之殘忍」──列國因你而嫉妒,就與我爭吵。

是火焰的電光」──是炭火中最猛烈的火,或是上帝的火焰。


求你將我放在你心上如印記」──這是新婦對良人的請求,不單止在5節那裡,求良人記念她──「我在蘋果樹下叫醒你」,更求主把她烙印在心裡,這就如神對先知哈該說:「萬軍之耶和華說、我僕人撒拉鐵的兒子所羅巴伯阿、到那日、我必以你為印、因我揀選了你.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該2:23)當神以新婦為印,這印戒就印在祂心上了!其實良人也早已把新婦銘刻在祂的掌上,如同祂把以色列銘刻在祂掌上那樣──「看哪、我將你銘刻在我掌上、你的牆垣常在我眼前。」(賽49:16)

帶在你臂上如戳記」──古代在額上或手臂上烙上奴隸印記的烙印,是意味着這人失去了自由,他身上的記號,表明他是歸屬於誰家的奴隸。如今,是新婦求良人記念她,把她刻在祂的手臂上,這就是代表著創造宇宙萬物的神,願意與人立約、以此限制祂自己

  • 「虹必現在雲彩中、我看見、就要記念我與地上各樣有血肉的活物所立的永約。」(創9:15-16)
  • 「我就要記念我與雅各所立的約、與以撒所立的約、與亞伯拉罕所立的約.並要記念這地。」(利26:42)
  • 他記念他的約、直到永遠、他所吩咐的話、直到千代.」(詩105:8)

因為愛情如死之堅強」──「堅強」意即堅定不移的相信、信任、沒有背棄、沒有偏重,縱使要為愛情赴湯蹈火,甚至犧牲,也是在所不辭的。

嫉恨如陰間之殘忍」──從箴言來看這句話就會懂了──「因為人的嫉恨、成了烈怒.報仇的時候、決不留情。」(箴6:34)──愛的嫉恨,是會成了一發不可收拾的烈怒,如同有人會因嫉恨,把元配 /小三/老公/情夫給殺了 ⋯⋯這都因為人是按著神的形象造的,我們有祂的性情(忌邪)──「不可敬拜別神、因為耶和華是忌邪的 神、名為忌邪者。」(出34:14)忌邪者」──在英文是用「嫉妒的上帝」”Jealous God(for you shall worship no other god, for the Lord, whose name is Jealous, is a jealous God)──「嫉妒」意謂著在愛的裡面,任何人的眼皮底下皆容不下第三者!

如陰間之殘忍」──就是如地獄之火那麼猛烈,是能把一切都吞吃、消毁。

所發的電光、是火焰的電光、是耶和華的烈焰」──這「嫉恨」的火,猶如陰間的火「在那裡蟲是不死的、火是不滅的。」(可9:48)

因為愛情如死之堅強.嫉恨如陰間之殘忍.所發的電光、是火焰的電光、是耶和華的烈焰」──耶和華的烈焰、上帝的愛,那愛之強烈,是能把一切都吞噬,這是一個完完全全得著的愛,愛中的嫉恨是不容許有那麼一點的參雜或一點的偏移──「因為耶和華你的 神乃是烈火、是忌邪的 神。」(利4:24)

7 愛情、眾水不能息滅、大水也不能淹沒.若有人拿家中所有的財寶要換愛情、就全被藐視。

愛情、眾水不能息滅」──用最猛烈的火來形容愛情,這愛情是無法「息滅」或撲滅的。

眾水」──異邦列國。

大水」──他們那些的王子和眾王。

不能淹沒」──不是倚靠力量和恐嚇,更不是因誘騙和誘惑。

若有人拿家中所有的財寶要換愛情」──以物質換祢的愛。

就全被藐視」──在這一切上,那尊崇的聖者及祂審判的寶座對以色列會眾作證說:祂要來擁抱她的愛。


愛情、眾水不能息滅」──這句是接著上句「所發的電光、是火焰的電光」,即嫉恨所發出的火焰「如陰間之殘忍」,相對的,良人與新婦的愛,就如陰間之火般,就算挪亞大洪水時的「大淵的泉源、都裂開了、天上的窗戶、也敞開了」(創7:11)──都無法撲滅這火。

大水也不能淹沒」──即這愛情比眾山都高,就連挪亞時的洪水「水勢在地上極其浩大、天下的高山都淹沒了。水勢比山高過十五肘、山嶺都淹沒了。」(創7:19-20)──都無法淹沒這愛。

若有人拿家中所有的財寶要換愛情、就全被藐視」──詩人說:「那些倚仗財貨自誇錢財多的人、一個也無法贖自己的弟兄、也不能替他將贖價給 神、叫他長遠活著、不見朽壞.因為贖他生命的價值極貴、只可永遠罷休.」(詩49:6-8)──這無價之寶的愛情,誰能得著?

「因為我深信無論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權的、是有能的、是現在的事、是將來的事、是高處的、是低處的、是別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們與 神的愛隔絕.這愛是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的。」(羅8:38-39)

默想:你怎麼看待自己寶貴、價值連城的身份?這身份從何來?有想過良人與你的愛是「眾水不能息滅、大水也不能淹沒」嗎?有想過,祂居然願意為了我們,限制自己與我們立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