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 九月十日──雅歌-13 (我的新婦)-第4章6-8節

第四章 6-8節

6 (在新婦的思想中,說:)我要往沒藥山、和乳香岡去(是和我心所尊崇的那位)、直等到天起涼風、日影飛去的時候回來。

日影飛去」──那是炎熱的時候,一天之中最熱的時候。 我會來拯救你,你對我是那麼的好。

」(太陽):──通常是指「那天」,這裡指的是太陽,因此,「萬軍之耶和華說、那日臨近、勢如燒著的火爐.」(瑪4:1)當日影飛去的時候,我將前往摩利亞山,那永存的殿。 即,當何弗尼、非尼哈(祭司以利的兒子)在我面前犯了罪,褻瀆獻給我的聖物和藐視我的祭物(撒上 3:12-17),那時,我將離開他們,撇下這會幕,為自己揀選摩利亞山,那永存的殿,在那裡「你全然美麗、毫無瑕疵」(7節)、在那裡我會悅納你所獻的。


「山⋯⋯岡」──指的是大山、小山──是往神的高處行──「誰能登耶和華的山.誰能站在他的聖所」(詩24:3)。「山」也困難,是阻礙新婦向前的信心。

沒藥山」──「沒藥」是一種安葬用的香料,她願意往「沒藥山」去,意即願意與主同受苦,甚或有殉道的可能。

乳香岡」──「乳香」和「香」是代表「禱告的生活」──「願我的禱告、如香陳列在你面前.願我舉手祈求、如獻晚祭。」(詩141:2)這個「乳香岡」也是神對先知以賽亞說的「禱告山」──「我必領他們到我的聖山、使他們在禱告我的殿中喜樂.他們的燔祭、和平安祭、在我壇上必蒙悅納.因我的殿必稱為萬民禱告的殿。」(賽56:7)

然而,「禱告」的山比「受苦」的山要小很多,但兩座山都各有不同程度的困難,這困難是要攔阻我們攀登的。縱然如此,新婦起了意,並訂下了一個勇往直前的目標──「直等到天起涼風、日影飛去的時候回來」──就是直到世界的末了,與良人一同回來 (2:17)。

當新婦聽了良人在這之前的1-5節那裡,向她發出預言性的稱讚後,如今她心裡的力量剛強起來了,故再次的起來,主動回應那最初的呼召:「我良人對我說、我的佳偶、我的美人、起來、與我同去。」(2:10) 也在這裡也更主動的回應說:「我要往沒藥山、和乳香岡去」,就是要反轉/取消她曾經拒絕良人的話,說:「我的良人哪、求你等到天起涼風、日影飛去的時候、你要轉回、好像羚羊、或像小鹿在比特山上。」(2:17)──這個就好比耶穌問了彼得三次「你愛我麼?」以取消他在人前三次否認主的話(約21:15-17)。

所以,我們若在何事上拒絕主,就在何事上堅立你對祂的承諾!

7 (良人驚呼:)我的佳偶、你全然美麗、毫無瑕疵。


良人驚呼」──因為知道新婦願意全然獻上自己,與祂同去!

你全然美麗」──良人看見的,不是新婦的外貌,乃是她的內心,正如神對撒母耳說:「不要看他的外貌和他身材高大、我不揀選他、因為耶和華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華是看內心。」(撒上16:7)

毫無瑕疵」──對於獻祭,神教導以色列人要「獻上沒有殘疾的」──「人的供物若以綿羊、或山羊為燔祭、就要獻上沒有殘疾的公羊。」(利1:10)

我的佳偶、你全然美麗、毫無瑕疵」──只因新婦願意領受呼召、獻上自己,在還沒有實際地走進佳美地之前,在良人的眼中,她已是「全然美麗、毫無瑕疵」。這猶如約伯被神調整、責備前,神早已兩次在撒但面前稱讚他──「地上再沒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 神、遠離惡事」(伯1:8, 2:3)

8 我的新婦(我聘你歸我為妻)、求你與我一同離開利巴嫩、與我一同離開利巴嫩.從亞瑪拿頂、從示尼珥與黑門頂、從有獅子的洞、從有豹子的山、往下觀看。

我的新婦、求你與我一同離開利巴嫩」──當你從黎巴嫩被擄時,你將與我一同被擄,因我將與你一同被擄。

與我一同離開利巴嫩」──當你從被擄之地回來,我會與你一同回來,而且在整個被擄的日子裡,我會與憂傷的你同憂。因此,祂寫道:「你與我一同離開利巴嫩」──當你從黎巴嫩被擄,你會與我一同去。即表示說,從你離開到你到達這裡,無論你出你入,我都與你同在。

從亞瑪拿頂⋯⋯往下觀看」──當我聚集分散的人時,你會揣摩思想,你起初的信有何回報,使你相信我。你跟隨我在曠野飄流、聽從我安營,你來到「示尼珥與黑門頂」,那裡有獅子的洞,即亞摩利人的王西宏及巴珊王噩。

另一種解釋──「從亞瑪拿頂」──這是以色列國北部邊界上的一座山,名叫亞瑪拿,用密西拿 (Mishnah) 的語言來說,就是暗嫩山、何珥山,經上說:「北界要從大海起、畫到何珥山.」(民34:7)當被擄的聚集到那裡時,他們會從那裡看到以色列地的邊界及空氣,他們會歡呼、用口稱謝。所以,它說「從亞瑪拿頂⋯⋯往下觀看」。


這裡是父上帝回應新婦在一章2節的請求──「願他用口與我親嘴」──所以,將她許配了給良人(耶穌)。

我的新婦」──這是良人(耶穌)第一次稱她為「新婦」,這之前只是稱呼她為「我的佳偶」,在身份上,你是我的、是我聘你為妻的,所以,把你自己完全的交給我吧!而且這身份就是與良人合而為一,是有位份、有權柄的。

與我一同離開利巴嫩」──重覆了兩次,強調與良人同去離開利巴嫩的重要性!

利巴嫩」──有傳說當日伊甸園的原址是位於利巴嫩的境內。假使從這個解釋來看,即新婦要離開伊甸園的安舒、美好,與良人一同穩行在高處,走上陡峭、崎嶇和危險的高山。

從有獅子的洞、從有豹子的山往下觀看」──從生命受到極大的威脅、危險中,還能安然的往下觀看,觀看那曾經努力上山的的路徑。同時,也是站在不同的視角,是屬靈高度的提升,縱然在「獅子的洞⋯⋯豹子的山」,也是有勇士那般的剛強壯膽、毫無畏懼!原因在於,有良人的同去!

「我必聘你永遠歸我為妻、以仁義、公平、慈愛、憐憫聘你歸我. 也以誠實聘你歸我、你就必認識我耶和華。」(何西阿書2:19-20)

默想:屬靈的突破,往往取決於意志上願意順服、跟從、捨己!你的生命也能往高處行、屬靈生命的高度,也能被提升,那麼,你可願意放下對自己的「掌控」呢?可願放手,讓你的良人帶著你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