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 八月三十一日──雅歌-3 (雖黑卻秀美)-第1章5-8節

第一章 5-8節

5(新婦:)耶路撒冷的眾女子啊,我雖然黑,
(耶路撒冷的眾女子肯定地對她說:你)卻是秀美,
(新婦回應說:我雖黑)如同基達的帳棚,
(耶路撒冷的眾女子:美麗)好像所羅門的幔子。

我的朋友們,就算我的丈夫因我的黑而離開了我,你們的眼也不要輕視我,我雖黑,是因那熾熱的太陽,但我有著美麗形態,我就是黑得像基達的帳棚,乃是被雨水熏黑了,因為這帳棚在曠野中長期張開著,雖是如此,我也很容易被洗淨的,猶如所羅門的幔子一般。

這比喻是以色列的會眾對列國說的:我的行為雖是黑,但我祖先的行為是美的,甚至我某些的行為也是美的。若我在金牛犢的事上有了罪孽,祂也照妥拉那豐盛的慈愛塗抹我的過犯。祂稱列國為耶路撒冷的女兒,因為她(耶路撒冷)被命為他們的城,正如先知以西結所預言的:「我要將他們賜你為女兒」(結16:61)


這句是一個對比:

形容比㖮
新婦我雖然黑
○ 外在
○ 皮膚曬黑
如同基達的帳棚
○  漂泊無定
○ 用黑羊皮做成的
耶路撒冷的眾女子(回應)卻是秀美
○ 內心
○ 美麗的
好像所羅門的幔子
○ 聖殿內
○ 潔白柔軟

對於基督的新婦來說,我們原是不配的外邦人──雖然黑──過著的是顛沛流離的生活,生命是一團糟的人,然而神因著祂那永遠的愛,看我們為寶為尊,並收納我們為兒女,──卻是秀美──得以進入至聖所,與祂相交。

「耶和華專愛你們、揀選你們、並非因你們的人數多於別民、原來你們的人數、在萬民中是最少的… … 又使你得稱讚、美名、尊榮、超乎他所造的萬民之上、並照他所應許的、使你歸耶和華你 神為聖潔的民。」(申7:7;26:19)

6(新婦說:請)不要因日頭把我曬黑了就輕看我(、盯著我看,因我在日頭下工作)。我同母的弟兄向我發怒,他們使我看守葡萄園;我自己的葡萄園(、我的膚色,)卻沒有看守。

以色列在埃及為奴之地時,到了一個困境的時刻──被拒絕、輕視、羞辱──使他們更顯得微不足道。因此,他們的黑,是來自太陽的曬黑,只要在陰涼處,就很容易變白。那些「我同母的弟兄向我發怒」指的就是在埃及地與以色列人一同成長的埃及人、混雜的人群,然而這些人使以色列人去學習敬拜他們的神靈(金牛犢),使他們從祖先那裡所得到葡萄園,卻沒能保留。


而新婦的光景則是曾經被至親的人輕看、羞辱,自己也無能力去守護著屬於自己的產業,就連自己的皮膚被烈日曬黑也無能保護好。新婦此時此刻的生命有著一絲絲的埋怨(我同母的弟兄向我發怒)和無奈(我自己的葡萄園──那些在我生命中的事──卻沒有看守)。

7(新婦對她的牧羊人說:) 我心所愛的啊,求你告訴我,你在何處牧羊?晌午在何處使羊歇臥?我何必(當我想到你時,)在你同伴的羊群旁邊好像蒙著臉的人呢?

我心所愛的啊,求你告訴我」──神一再將她比作牧羊人所愛的羊群。 以色列的會眾在祂面前像新婦那般對她的良人說:「告訴我,我心所愛的祢,祢在這些狼群中的何處去餵養祢的羊群呢?正午時,祢在哪裡讓它們歇臥?這曠野的飄流對他們來說,是一個艱苦的時刻,如同正午對羊群來說,是一個難受的時刻。」

我何必在你同伴的羊群旁邊好像蒙著臉的人呢?」──假若你問:「這與你可干?」 對你來說,我該像個哀悼者,用面紗蒙著我的嘴唇,為我的羊群哭泣,這對你來說是不尊敬的。

在你同伴的羊群旁邊」──你在其他牧人的羊群旁邊,和他們一樣放牧羊群──即,在外邦異徒的羊群中,他們依靠的,是他們異邦的神靈,他們有王和王子領導他們。


我心所愛的啊,求你告訴我,你在何處牧羊?」──這是新婦第一次主動尋求良人,她雖知道良人的美好、渴望祂用口與她親嘴、祂的愛情比酒更美、祂的膏油馨香⋯⋯,但這些都有點道聽途說,對她而言,似乎未曾親身經歷過。故第一章是一個尋求經歷的過程。

在上一節,新婦在被迫看守不屬於自己的葡萄園一事上,顯然是毫無反抗或拒絕的能力,而她的生命在這節當中,更反映出她百般的無奈、迷茫與疑惑。因為這裡所要表達的,是新婦對罪的一個「屬靈危機」,這種「危機」,使她深感「羞愧」,所以,她飢渴地切慕著耶穌更大、更多的愛。

我因一切敵人成了羞辱、在我的鄰舍跟前更甚.那認識我的都懼怕我.在外頭看見我的都躲避我。(詩篇 31:11)

8 (良人說:)你這女子中極美麗的,你若不知道(你的愛人在哪裡),只管跟隨羊群的腳蹤去,(放心的)把你的山羊羔(你的孩子)牧放在牧人帳棚的旁邊。

你若不知道」──這是牧人的回答:「如果你不知道你應該去哪裡餵養你的羊群,你這女子中極美麗的,因為牧人已經停止放牧了。」

只管跟隨羊群的腳蹤去」──看看那些腳蹤,羊群走過的路,腳跟的痕跡是清晰可辨的。在聖經中有許多這類似的例子,例如「好像羊群一般」(詩77:20);「你的腳跟受傷」(耶13:22);「迦得必被敵軍追逼、他卻要追逼他們的腳跟。」(創49:19)

把你的山羊羔牧放在牧人帳棚的旁邊」──這是一個比喻:如果你不知道,我的會幕和我的會眾,你這女子中極美麗的、這極美麗的列邦,你們將在那裡放牧,從壓迫你們的人手中被拯救,而你們的孩子不必滅亡。那就去默想你先祖,怎麼領受我的妥拉、仰望我、遵守我的誡命,照他們所行的去行,如此,你就在列邦王子旁放牧你的孩子,並且先知耶利米也這麼說了:「以色列民哪、〔民原文作處女〕你當為自己設立指路碑、豎起引路柱、你要留心向大路、就是你所去的原路.你當回轉、回轉到你這些城邑。」(耶31:21)

『有一次拉比約克南.本.撒該 (R. Yohanan ben Zakkai) (一位重要的猶太聖人)去猶太的以馬忤斯,他看到一個女孩從馬糞裡摘大麥。他問他的門徒說:「你們看到這個女孩──她是誰?」他們回答:「她是一個猶太女孩。」「她屬誰的?」他們回答:「一個外邦馬伕」。然後拉比約克南對他的門徒說:「我一生都被這節經文所困擾──「你這女子中極美麗的、你若不知道、只管跟隨羊群的腳蹤去」(歌 1:8)──我讀了,但總不明白,直到現在我明白了:「你若不知道」──就是:你若不願意服從上帝,那麼你現在就得屈從在最卑下的國家裡。」』──「百姓若說、耶和華我們的 神、為甚麼向我們行這一切事呢.你就對他們說、你們怎樣離棄耶和華、在你們的地上、事奉外邦神、也必照樣在不屬你們的地上、事奉外邦人。」(耶5:19)


你這女子中極美麗的」──在良人的眼裡,祂所看見的是新婦的內心,正如神對撒母耳說:「⋯⋯耶和華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華是看內心。」(撒上16:7)所以,在祂眼裡,我們都是甚好、美麗的。

你若不知道」──新婦渴慕尋求神、渴慕靈裡的突破,卻找不著突破點。

只管跟隨羊群的腳蹤去」──這句可以有兩個不同的理解,一、去跟隨那些結出生命果子的人;二、又或如拉比約克南所領會的,我們若不知道愛我們的良人在哪裡,那麼那怎麼從羊圈召大衛的神,也必叫你轉回跟從羊群(跟從世界):「現在你要告訴我僕人大衛說、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我從羊圈中將你召來、叫你不再跟從羊群、立你作我民以色列的君.」(代上17:7

把你的山羊羔牧放在牧人帳棚的旁邊」──此刻的新婦,對許多的事上,常懷著困惑、憂慮、無助與徬徨,於是需要良人的指引、安慰、勸勉──就是安心把你所看重、所愛的,交託給你的牧者、你的良人──耶穌基督。

這稱為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自卑、禱告、尋求我的面、轉離他們的惡行.我必從天上垂聽、赦免他們的罪醫治他們的地。(歷代志下 7:14)

默想:你怎麼看自己的生命?你有否看見自己的「黑」,願意謙卑的來到神面前尋祂嗎?你知道祂在哪裡嗎?


註:

  1. https://www.sefaria.org/sheets/14410?lang=b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