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的洗禮 II – 第十九天

烈火的洗禮2

《烈火的洗禮》第二冊—–天堂地獄的神聖啟示—-金容斗 (Kim Yong Doo) 著

本書記錄了二零零五年一月,在韓國仁川市「主的教會」成員連續三十天禱告大會真實的屬靈經驗。

第19天—我們屬靈經歷的個人描述

講道經文:(希伯來書:10:35-39)「所以你們不可丟棄勇敢的心,存這樣的心必得大賞賜。你們必須忍耐,使你們行完了神的旨意,就可以得著所應許的。因為還有一點點時候,那要來的就來,並不遲延。只是義人必因信得生。(義人有古卷作我的義人)他若退後,我心裡就不喜歡他。我們卻不是退後入沉淪的那等人,乃是有信心以致靈魂得救的人。」

*女執事申素耿跳靈舞

我那時在火熱用方言禱告,並且感覺我的身體像是一個燃燒的火球。當時外面的溫度是零下10度,但當我們禱告時,我們關閉了所有的加熱器,所以那時教會裡面很冷。但聖靈在我們身上,刺骨的寒冷一點也不能干擾我們,就好像主把我們的身體變成烈火。我們得脫掉厚厚的冬裝,只穿輕便的短袖裝。

我自己被禱告的火擊中了。那時一道強烈的太陽光線照射在我們的頭上。好像我們的身體在烈日下被汗水濕透。若是往日,我根本無法忍受這樣的寒冷,無法堅持通宵禱告會。但那天我的手完全沒有被凍到,我可以敏銳地感覺到我的禱告越來越深入。就這樣沉浸在禱告裡大約一個小時之後,我的手開始搖動–我自己沒用任何力量。兩個手臂和手開始慢慢地高舉並且不自覺地自由搖動。那搖動的形狀和形式變化多樣,並且是那麼地流暢。我驚訝於眼前所發生的一切。

到現在為止我只能觀看牧師的太太和白鳳娜姊妹的靈舞,並且極渴慕得到同樣的恩賜。「主啊!幫助我跳靈舞!我極想得到這個屬靈恩賜。主,我真是極其渴慕!幫助我經歷什麼是跳靈舞!」我祈求 又祈求。

在我的基督徒生活中,我從未經歷過,也從未被聖靈充滿過。我在主面前是如此地罪惡深重,總是羞愧。近來我已經在周間的通宵禱告中,比主日更多地經歷到了聖靈的大能。主日僅僅用兩個小時的時間獻給主:讚美,禱告,講道,報告事項,它使我產生了更多的屬靈追求-我無法滿足於它。

我比別人晚點加入通宵禱告,我是如此地蒙福,以至於每晚都充滿了烈火的洗禮。在三到四個小時的時間裡,我們敬拜,讚美,被聖靈充滿,接著是牧師三個小時火熱的講道,詼諧而又幽默。我一點兒都不會感到乏味。我的小兒子,很恰當地被大家暱稱為「小瞌睡」的,一直醒著,他的眼睛閃閃地發著光,那是一個被祝福的時刻。我們的耶穌一直與我們主的教會同在,並幫助我們打開自己的心。剛開始,我不明白那意味著什麼,但是參加了通宵禱告會後,我震驚得難以置信。

每一個禱告團隊的成員在禱告中拚命大喊要遇見耶穌。禱告期間,耶穌忙碌地親自服侍每個人。他從這裡到那裡,觸碰我們,他帶著那些需要認識地獄的人做了簡短的訪問。當然他也帶一些人去了天堂。這讓他十分忙碌。那天對我來說是非常特別的一天,因為聖靈讓我經歷了跳靈舞。

我不知道主會讓我在多長一段時間裡享受跳靈舞,但我感激能跳的每一天。哦,多久以來,我只能眼看耳聽跳靈舞的情形。終於聖靈帶領了我,我也跳了,直到我心得滿足。為什麼我會如此喜樂?為什麼我會如此興奮?我的方言是那麼地有力,而且整晚都不知是如何度過的。已經接近俊敏去上學的時間了,但我覺得如果我結束禱告,我會錯過太多。主溫柔地牽著我的手,撫摸著我的頭髮。我感覺到溫暖。哈里路亞!阿門!一切的榮耀頌讚歸給主!牧師也真誠地祝賀我,並為我鼓掌。

• 進到神的寶座前(啟示錄4:2-4)

李合崇:我剛一開始禱告,就出現了一個三隻角的魔鬼。在它還沒靠近我之前我就對它大喊:「撒旦,魔鬼!奉耶穌的名命令你離開!」我趕走了魔鬼。然後我大喊:「爸爸!我想你!」立刻,耶穌來了,對我說:「我親愛的玉桂!你在喊你的爸爸嗎?」我大膽地回答說:「是的。」主問我:「你想對你的爸爸喊出來嗎?」我回答說:「是的,我非常想。」毫不猶豫地,主對我說:「喊出來!」於是我不停地大喊,「爸爸!爸爸!」耶穌看著我,憐憫我,然後他溫柔地牽起我的手。

耶穌一抓住我的手,我就和耶穌飛了起來,到了天堂。天堂裡實在有些事是我喜歡的:騎在雲彩上遊遍天堂的天空,唱詩讚美耶穌,在海灘上擊水。耶穌說:「玉桂!還記得我昨天答應你的嗎?你記起了嗎?」我說:「是的,耶穌!你答應我讓我看到父神?」主帶我去見了天父。耶穌絕對信守諾言。

我們的父神比我們所想像的還要大,雖然他坐著,他能觸到天邊。他閃閃發光比太陽還明亮,他的寶座也是巨大無比。

我裡面充滿了無比的喜樂,在神的面前站立歌唱讚美。我滿是喜樂地唱那首我們最近在教會獻唱的「我靈讚美主」,父神聽了我的歌唱。他高興地跳舞,每當他移動,那深不可測的,五彩繽紛的明亮的光線就傾倒在各處。

父神的面前還有一本比山海大的書本打開著,他正在看那本書。神伸出他的大手,溫柔地撫摸著我的頭。那手的巨大無法用語言形容。神的上半身被霧一樣的雲遮蓋。耶穌讓我再唱些什麼讚美,我就又唱了起來。神用他的大手拍掌表示喜悅我的讚美,並牽著我的手來回擺動。我是那麼地高興,我四下擺動我的手臂,直到耶穌對我說:「在我們父神面前不可失去控制地擺動!」然後他教我向上抬起手臂到頭的位置尊敬地屈身下拜。
耶穌拉著我的手到了銀河。外層空間的星星是那麼美麗。過了一會兒,亞基和天使一起來跟我們道別。我和耶穌牽著手一起回到了教會。

耶穌觸碰撫摸每一個在教會禱告的人。他走了一圈,觸碰了牧師疼痛的背部,牧師的太太,耿執事,合崇,約瑟,和菊恩. 耶穌先離開了,陪伴他的天使們也要接著離開,我攔住他們,問了一個問題:「親愛的天使,你們會保護我,是嗎?」天使回答說:「是的,玉桂姊妹,我們會的。不要擔心!」然後,他們離開了。

擊退魔鬼

李合崇:牧師說他被魔鬼攻擊了,而且還在受著這次攻擊後的影響–難忍的疼痛。講道中牧師告訴我們說,我們今晚將用我們的手捕獲魔鬼,他要求我們大家做好準備反擊。我們一致喊道「阿門!」到了禱告服事的時間了,我激烈地用方言禱告,這時,耶穌溫柔地來了。

耶穌在牧師太太的面前坐了很長時間聽她禱告,然後他靠近牧師,並對他說話。「金牧師,你哪裡痛?」牧師就指向魔鬼咬刮過的部分。耶穌專注在牧師的頸部和背部,並持續地撫摸那個部位。然後他走近約瑟,輕拍他的頭部並微笑著。那時,約瑟很想流出眼淚,他向著主真誠地呼喊,但無論他怎麼努力,他一滴眼淚也流不出來。於是,他把口水塗在眼周。主看到他可笑的行為大笑了。耶穌又去到耿執事和其他人那裡。

耶穌離開之後,我繼續用方言禱告,這時馬上有五個邪靈來攻擊我。我回想起牧師那晚對我說過的話,和心中堅定的決定,所以我張開我的雙臂,開始模仿游泳的動作。我的身體暖了起來,當我張開雙手時,我抓住了一些東西。我用靈眼觀看,那是一個穿著白色長衣,頭髮散開的女鬼。她的腿被我緊緊抓住,她顯得很無助。(可3:15)

我開始讓這個女鬼旋轉。但她怎會轉得像個直升機的螺旋槳?那真是個神跡。我繼續轉她,然後把她拋在角落裡。砰地一聲,她的頸折斷了,她喊了起來,「噢,你殺了我!」一瞬間,牧師的話語進入我腦中,「看見魔鬼時要毫不憐憫地壓碎它們!挖出它們的眼睛並踐踏它們!」

當它們任意攻擊時,我用我的拳頭打擊它們,當它們慟哭時,我踢它們,「噢你這個人!啊!救救我們!」然後它們逃走了。我喊了出來,從內心深處發出喜樂。牧師講道時,我都順服地回應了「阿門!」,但真實經歷它是那麼奇妙!我不再懼怕。甚至一大群魔鬼來攻擊時,我毫無疑惑準備好打擊它們。

我經常目睹天使從天而降的不平凡場景,在我們的牧師講道時將一些油澆灌在他頭上。每當這些發生時,他的講道就會更強烈地引起共鳴。當講道中涉及到魔鬼及其身份時,那些魔鬼就會驚恐地躲藏在教會的角落裡顫抖。

我重整精力又開始禱告,這時一個好像有腿的小方塊一樣的東西蹣跚著靠近了我。這個鬼塊有眼,它的踝關節又被我抓住了。我用手抓住魔鬼並開始轉它,這時它的腿像橡皮筋一樣伸長了,我把它從頭頂上扔了出去。魔鬼的腿也繼續伸長,我也繼續地轉它,但我沒注意到把它扔到了遠處。

正在那時,昨天菊恩告訴過我的一個魔鬼走向我,這個鬼身穿長袍靠近我,它轉動白色的眼珠。我等著這個鬼靠近我。它一想干擾我的禱告時,我立刻舉起右手的中指毫不憐憫地戳向它的眼睛。這還不夠,我摳出它的眼睛,並把它摔在地上。

現在,那個鬼 盲目地在地上摸來摸去,並喊叫到,「噢,不!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在那裡?幫我找一找!」 它在地上摸來摸去,艱難地找到了。那鬼試著想把眼睛放回去,但實在太髒了。不僅如此,它還把它放反了,所以變得斜視了。最後,它被嚇跑了。

過了一會兒,一個女鬼又慢慢地靠近了我。它穿了一件白色的短袖汗衫,但汗衫到處都撕破了。當我正思考要像扔保齡球般將它扔出去時,毫無徵兆地,它繼續走向我,伺機看我一眼。當我們之間的距離已經近到我能及之處時,我伸出了我的手,就好像抓保齡球一樣,將中指插入它的眼睛,拇指插入它的鼻孔。然後把它像保齡球一樣扔了出去,砰地一聲,它滑脫消失了。

再一次,另一個穿長袍,長頭髮的鬼出現了,它眼中不停地流著血。嘴的四周全都是血,當它靠近我時,我全身發冷,起雞皮疙瘩。它模仿著我們韓國人的特徵。我不知道,也許是主給了我膽量,我沒想躲開,一點也沒想。連我自己也驚於我自己的變化。

突然我想要去追趕那個鬼,並扇它的臉。在學校,當學生們不聽講時,他們會在全班面前被訓斥,也會扭扯弄痛他們的臉。我在心裡做了決定要用同樣的辦法對它。但對面的這個鬼是我最鄙視的一個女鬼,我不知我會怎樣地成功!我發誓絕不顯出我的軟弱,毫無保留地我追趕它。我試圖抓住它的一縷頭髮,事實是,這個可怕的鬼的頭髮就在我的手中了。

我的信心突然生髮了。所以我用右手扭住它的左臉,然後用盡全力用左手扇它的右臉。這使鬼震驚,所以當我又用盡全力用右手去扇它左臉時,那鬼開始喊叫起來。我狂喜,隨心所欲用左右手交替扇它的臉。

「不要再來這裡!你這令人討厭的鬼!」一陣擊打之後,鬼尖叫著跑走了。自從禱告以來,我看到了各種不尋常的事情!有時奇妙,有時令人害怕,有時又很有趣。耶!我扇了那愚蠢的鬼!

我重新開始用方言禱告,這時一些強壯的男人形狀出現並帶著一股流動的力量向我靠近。那鬼帶著金屬面具,只能看到它的一隻眼。當那鬼靠近我時,我可以從那眼中看到一切。那眼中有大群的幼蟲,擠得滿滿的,似乎幼蟲在吞吃眼球。

它顯得非常可怖,邪惡,我不想去碰它。我大叫,「奉耶穌的名,離開我!」它沒有離開我,惡鬼反而開始扭動跳舞。然後它不停地出現,消失,消失又出現。我等惡鬼再出現,它一出現,我立即抓住它的身體旋轉惡鬼,像中國軍隊藝員轉長桿一樣。轉了一會兒後,我吧惡鬼扔到教會後面去,一陣尖叫它就消失了。

在那刻耶穌來並且鼓掌對我說,「我親愛的合崇,你終於達到折磨這些惡鬼的標準了!我為你感到驕傲,非常驕傲﹗ 」他也說,「合崇!如果你有願望的話和我分享吧!」所以我說,「是的,耶穌!我們的願望是我們教會的弟兄吳宗樹弟兄能每天早點結束他的工作來和我們一起禱告。而且,我希望你能幫助他不至於那麼累。」這個和我過去的請求是一樣的。耶穌笑著說,「好的,我知道!」然後他離開。

我感覺有個惡鬼出現在牆邊發現耶穌和我的談話。當我禱告時,我經常坐在靠牆的地方雙手觸摸牆壁,起初我沒有看到什麼。當我伸出雙手時,我突然摸到一個鼻子然後我的手指插進(惡鬼的)鼻孔中。我用盡全力拉那個鼻子,然後一個紅色的鼻子伸展像一根橡皮筋,結果隱藏的惡鬼痛苦地尖叫。我繼續拉鼻子然後突然放手。伸展的鼻子迅速縮回去,並且粘在臉上了。由於這事,它從隱藏的地方現身了,惡鬼帶著流血的鼻子,沮喪地喊叫著消失了。

金菊恩:我正唱詩篇388篇「榮耀,榮耀,哈利路亞」,懇切禱告時我的身體好像著火似的。外面天氣很凍,教會裡面也是這樣,但是我卻發瘋一樣出汗。

我禱告了很久,一個巨臉惡鬼出現了。它缺少鼻子和嘴巴,但是有非常大的眼睛,臉中間有根大角。惡鬼跳躍著往我的方向過來。我害怕,所以我挪到我媽媽和白鳳娜姊妹中間繼續禱告。向合崇顯現的惡鬼,錯誤地把眼睛插反了,走向我時眼睛仍被污垢遮蓋著。

交叉眼惡鬼走向我,表情憂傷地說,「噢先生,我因為雜種合崇而痛苦。他幹的!」我回答,「太棒了!聽到這個好爽啊!」然後惡鬼開始哭著說「住口!請停止!「 因此我大叫「你這污鬼!奉耶穌的名,從我這裡逃離!」它逃走了。

我繼續方言禱告,合崇折磨過的同一個惡鬼回來哭。它的眼睛是白色的,它咕嚕著什麼。我湊近聽,「哎喲!我的眼球!哎喲!我的眼球!」非常幽默地看到惡鬼在合崇手裡被折磨後一個一個地來我這裡。奇怪的是這些惡鬼決定靠近我,但是真的感覺合崇重重地報復它們令人滿意。我不在意惡鬼是否聽說過我,但是我大叫「喔!太好了!」惡鬼反擊,說,「停止!別那樣做!」當它們準備攻擊時,鳳娜姊妹立即看到就把手放在我背上,她開始為我禱告。我用盡全力大喊「撒旦!離開我!」它們就離開了。

然後當我繼續懇切禱告時,感覺有人在我後面在拉我的衣服,我想知道誰在猛扯我的衣服。所以我透過靈眼看,但是我什麼都沒看見。所以我又禱告,感覺扯拉是在我後面。這次我不理它專注禱告, 什麼東西還是把我頭髮扯痛了。它開始也戳我扯我頭髮,還不止這些,它開始扯我的褲子。

我儘量忍受,當我感覺到一股冷風吹來時,我注意到我前面有一個奇怪的物體。它的眼睛是迭在另一隻眼睛上面,繞圈地滾向我。一聲大叫,我說,「嘿,你這個鬼!你為什麼攪擾我呢?你不能再靠近其他任何人!我真的厭煩你!」聽到這,惡鬼回答,「真的嗎? 好,厭惡我﹗ 隨便﹗ 我試圖帶你到地獄﹗ 你為什麼有那麼多禱告,你這小蟲?」它取笑我。

我沒有退讓,回答。「你叫我一隻小蟲?你讓我想笑!我的牧師在講道中提到,你是鬼王都充滿害怕,所以你這女僕根本沒得比!耶穌會把你們撒旦所有打敗!你死定了!」我一說到這,它滾得更近了,說,「你真的這樣認為?」它停在我面前在我耳朵邊耳語,「別禱告了!你祈禱時,你要吃點什麼嗎? 你要米糕嗎?你為什麼祈禱? ” 我迅速回答,” 嘿﹗ 當我祈禱奇跡發生,我就累積獎賞﹗ 你這鬼﹗ 離開我﹗ ” 它立即消散了。

我再次繼續方言禱告,耶穌,我最愛的人,過來了。耶穌說,「我應該叫你的名字嗎?或者是外號?」我說,「耶穌!我喜歡芝麻!」「好的,好的,我的芝麻怎麼樣?」所以我回答,「非常好,耶穌!」耶穌說,「如果你有什麼要問我,不要猶豫。」沒有絲毫猶豫,我開始,「主!我有很多事想知道。申執事的父親和亞基過世了。他們兩個能在天堂相遇嗎?」耶穌笑著安慰我,「他們兩都在天堂相遇,敬拜,彼此分享!儘管他們距離有點遠,他們經常在花園裡一起玩。我親愛的芝麻,我需要預備很多地方,所以我得走了。繼續懇切禱告!」他就突然消失了。

耶穌一走惡鬼就又回來了。有一天我聽合崇說他在禱告中的經歷,我認為他遇見的惡鬼正走向我。我看見有一隻巨蛇出現在我面前,嚇到我了。我害怕得發抖。它比一條大蟒蛇還大,它有兩個頭。蛇嘴巴大張爬近我,長長細細的舌頭吐進吐出。我恐懼得不知道要怎麼做。蛇讓人感覺恐怖,我能清楚看到蛇的臉。蛇臉上明顯的特徵是眼睛上的眉毛彎得像彎月。而且眼睛有著黑紫混合色,兩眼端吊得高高的。

當我定睛看它時,蛇突然挑釁地向前撲向我-好像要把我整個吞下去。那一刻蛇尖叫,下意識地我大叫,「奉耶穌的名離開我!」我喊了兩次,但是我沒有看到它有任何退讓的意圖。所以我大聲呼求耶穌。「耶穌!救我! 讓這條可怕的蛇消失﹗」我一呼叫耶穌,他立即過來,用手抓住蛇。他非常迅速地甩起蛇, 然後扔得遠遠的。我低頭感激地說,「耶穌!非常感謝你,我非常害怕恐懼!」主回答,「我親愛的芝麻!只要你一叫我的名字,我總是在這裡幫助你,因此不用擔心。你所要做的就是勤祈禱。 」

*金菊恩最終看見天使(希1:14)

我重整思路,重新開始禱告,我注意到我渴慕看見的天使。兩個天使緩慢地降下尊敬地問候我。 禮貌地說「你好,菊恩姐妹!」天使如此美麗,他們看起來比人高多了。在他們手上拿著一件美麗閃亮發光的衣服,然後他們打開展示這件衣服說,「菊恩姐妹!這服裝十分美麗,是吧?」

彷彿我正等著,我迅速回答,「我現在就想要試一試,」天使走過來,溫柔小心地給我穿上衣服。 天使給我穿的衣服後便有漂亮的翅膀。天使站在我兩邊舉起我的雙臂。我充滿力量,我高昇到天堂。當我們通過大氣層,烏黑的天空出現了,我們居住的地球變得越來越遠。

我們繼續飛往銀河系,那裡到處都是星星,當我注意到我衣服的翅膀開始拍動時我感覺雙臂放鬆了。我曾經在銀河系的書中看到的圖片不符合它的威嚴美麗。彷彿我們已經達到銀河系一會兒了,但是我們不能再往前走。我想,「我想要一路去天堂,但是這裡發生什麼了?」 天使對我解釋,” 原因是你祈禱得不夠多,因此我們只能進行到這。 ” 我失望不滿, 但是別無選擇只能和天使返回。

返回時從太空看地球的景色很美麗,我無法相信我住在這麼小的小行星上﹗我凝視著圍繞在行星周圍的紅色大氣層時我接近地球並返回教會。今天充滿了錯失的機會,我學習到禱告的重要性和價值。 為了我能一路到天堂,我必須盡全力禱告。

我禱告時想像著天堂,心中充滿了熱火,天使從天上下來坐在我旁邊。天使們排成一行,手裡拿著金碗,把我所有的禱告都收集到小金碗裡,我和天使們對話。「親愛的天使!天使!從今開始我會更多禱告,所以你下次一定要帶大碗過來!」我若無其事地對他們說,但是一個天使恭敬地回答,「好的,菊恩姐妹!我明白!」

• 和耶穌散步

白鳳娜:當我祈禱時,耶穌帶我到地獄。我正沿著一條狹窄的小道走時眼前出現了一個像烏龜的惡鬼。這個惡鬼把手指插進眼眶裡拿出眼球把玩,然後把眼球放進眼窩中。這動作無數次地重複著。我心想,「這鬼肯定瘋了?」我心裡發笑。用詭計開始對話。湊近觀察,我注意到有一個眼眶裡沒有眼球,之前只把玩那個眼球。「嘿!你在那裡!你應該像我把眼球挖出來再放回去!很好玩的。試一試!」它繼續勸我。

即使耶穌正站在我右邊,我詛咒惡鬼。「你是個瘋狂的鬼雜種!我為什麼要挖出我的眼球?你可以繼續把你的眼珠子放進放出!」惡鬼激烈地回答,「你知道這多有趣嗎?」它繼續拉出眼珠子玩。主建議,「別理它,繼續。」我們繼續往下一個目的地去。

耶穌和我繼續在路上走,然後一根極其高且寬的支柱出現,這柱子太大了我無法辨別出它是一個體育場還是一根柱子。在這根柱子上我能含糊地看見有物體在移動,我近前細看,有無數的人粘在柱子上。他們是赤裸的,用繩子綁在一起,絲毫動彈不得。人數超過1萬人。

白蟲鑽進肉體中,密密麻麻地在吞噬肉體。每次蟲子撕掉肉塊掉在地上,痛苦的尖叫聲就響起。看到地獄的其他地方,人們最終只剩下骷髏,當他們的肉體返回時,可怕的嚴酷考驗將再次重複。很難說那是人還是動物。我問主:「主!這些人犯什麼罪在這裡受懲罰?」然後主回答,「這些人是無心花一會兒時間參加早上禮拜,迅速找藉口離開去世上找樂,只是最終死於汽車事故中。也有些人參加聚會卻秘密喝酒,有時去酒吧,還有一些人把上教堂做禮拜作為形式,卻沒有經歷到主﹗ 」

他們的尖叫聲讓人分心,我無法注意我所看見的。「哦主!這樣喊叫我看不清。我不忍心看這些可怕的景象。我希望我現在就能離開地獄!」我不想在地獄裡多呆一下,因為我不想看見我的父母和我弟弟痛苦。我緊張,所以我反覆不停地確認主是否把他們顯給我看。「主!今天我拒絕去我家人那地方!我真的不想!」主握住我的手說「好的。我們停下來,現在去天堂!」他立即拉起我的手,我正飛在天堂的天空中到達伊甸園。

耶穌和我手挽手一起走在花園裡,過這最迷人的日子。看看我是多麼愉快敬畏,耶穌溫柔地對我低聲地說。”我親愛的鳳娜﹗ 你的健康不太好吧? 現在真的很難,但是你必須忍受它﹗ ” 耶穌的話總是安慰和感動我,我總是流淚考慮她的安慰(林後1:5)。耶穌和我交流分享很多想法,討論我去天堂和地獄的旅程,而且從現在開始怎樣活得舒適。

• 像觸電般

金容斗牧師:前天被惡鬼襲擊後,咬傷的地方每天都很痛。呼吸說話引起的振動造成巨大的痛苦,我不得不常常咬緊牙關等疼痛消退。但上帝恩慈地讓我能在忍受痛苦的程度內講道唱讚美詩。我盡全力高舉雙手禱告-那時我感覺到一股電流穿過我的雙手。電流很強,繼續湧流到我身體的每個角落。

上帝透過聖靈把膏油倒在我身上,但是我身體的痛苦沒消退。我高舉雙手,祈禱得特別艱苦。感覺我在受懲罰。有幾次我感到劇痛,好像被一根針刺到。 然後我將雙臂放下。當痛苦減少時,我舉起手臂禱告,這樣不停重複。

這次我決定一直舉手禱告,突然我的左手掌稍微向外移開1釐米。我繼續禱告,手掌又移開1釐米,這次我的雙手向後轉。然後停止,我一開始禱告又重新開始,大約過了1小時,我左手完全由內往外翻轉。同時像左手一樣,右手掌慢慢地由內轉成一個向外的姿勢,完全翻轉過來花了3個小時。相當長一段時間我保持這個姿勢不動。我的手臂都麻痺了,保持這個狀態再禱告4個小時多是一種折磨。

• 為每一個罪悔改

我完全不知道主真的是否在帶領我的工作。沒有好好理解我就大叫,「撒旦,離開我!離開我!」但是耶穌沒有說話,相反,他繼續倒下聖靈的火,用喜樂和平安搖動我的身體。那一刻,我開始想起過去在我生活中犯下的罪,我開始悔改。從作為一個牧師不配的生活,到我對瘋狂愛好運動的事實,這使我疏忽服侍主。我開始為每個罪悔改。「你竟任著你剛硬不悔改的心,為自己積蓄忿怒,以致神震怒,顯他公義審判的日子來到。」(羅馬書2:5)

我非常愛好運動,當開始玩一種新的運動時,我很快就能玩得很好。當我在做運動時,我深深地陷進去,完全忘記主,因此傷害他。 我愛好廣泛,運動的大範圍包括,保齡球,足球,特別是羽毛球。

在所有運動中,除非你非常瘋狂,否則你不會真的享受或者做成一種愛好。我被很小的聲音迷惑住,勸我得保持健康,照顧好我的身體。我浪費那麼多時間,一有空閒,我就會去礦物質泉水勝地附近的羽毛球公園,在那裡我盡情釋放我所有壓力。

做運動行為本身不壞,但我們在世界做的事情往往容易吸引我們,佔據我們的思想。不容易從那種思想狀態裡出來,糟糕的是,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實。這是為什麼人們把他們的生命,目標和靈魂投進他們工作的原因!現在對我來說,我經歷的屬靈國度越深入,我越意識到我對運動的愛已經把我鉤進一個癮中。這些障礙繼續累積並且阻礙我靈命成長。我不停啜泣為一切悔改。

有一次我教會所有的成員離開去其他教會,我只留下一個老紳士。教會根本沒增長。幸運的是我熟悉一位來自首爾的牧師,給我提供一個機會,擔任一個有著好幾百會眾的教會主任牧師。我想「好的,這太棒了!」並準備接受建議。在我啟程的前一天, 我正禱告時,耶穌出現,手裡拿著一根極其長的巨大高桿,頂在天堂到地球之間。耶穌命令我跪下低頭,因此我順服。在那刻,耶穌拿這那根長桿用力打我﹗

那刻,當桿打著我時,我感受主對我的愛。桿的力度沒有傷到我。主打完我之後他的臉充滿憂傷,眼淚沿著他的臉往下滴。耶穌問,「我深愛的僕人!你的會眾在數字上增長時,你願意做什麼?金容斗牧師啊!金牧師,你要為聖殿獻上哪一種的奉獻?」

我無法回答主的問題。我太知道我的答案將暴露我可恥內心的真相。每次牧師們聚集時,我們每個人都在談論,「教會的快速增長,」或則「數量上增長了多少,」或者「得花多少年建立教會,」及「他們的牧師同事中哪一個是領跑人」-這些是牧師們的聊天話題!我知道這些是我能背誦出來的同樣的回答。

低頭跪在主面前,我站立不住,羞愧難當。我什麼都做不了,只是哭啊哭。耶穌溫柔地擦我的背,用他的溫暖安慰我。「我深愛的僕人!我想要你的大樓專款奉獻了嗎? 我想要你的教會在數字上復興嗎?不要在你的心裡惦念著這些事情,但是我想要你跟隨我想要的!我想要你尋找,發現我失喪的羔羊,數量沒關係,不管它是1 只還是100隻羊,我想要你仔細照顧好他們。在小事上忠心。不要因你週遭更大的事情分心,而是勤勉地祈禱並且在我的時間裡等待。 最後,不要洩氣!」

無論怎樣,我對主的渴慕每天都在增長,是時候做個最後的決定。我們教會的禱告成員懇切對主哭求。雖然雙手和雙臂被扭轉,我繼續用我有的一切禱告,我身體的疼痛劇烈使我倒下來。

• 悔改之靈的禱告

師母金賢子:從昨天開始,我注意到我的雙手也像牧師一樣扭曲。菊恩有預言的恩賜,我問她為什麼會發生這些奇怪的事情。耶穌通過菊恩向我們解釋。

首先,對牧師和他的妻子來說,他們的靈眼更難被打開這是一個更痛苦的經歷。有很多不同的禱告類型,但是最強有力的禱告是流淚悔改,這樣的禱告能加快速度。 與別人相比,我不經常流淚。可能是因為我個性強, 但是不管我多麼強烈禱告,呼求主,我不會哭-即使我努力嘗試哭。

有次我向牧師傾訴說,「牧師!為什麼我不會哭?」他建議說我裡面正缺乏悔改的靈。他鼓勵我向主求一顆悔改的心。「耶和華靠近傷心的人,拯救靈性痛悔的人。」(詩篇34:18) .

菊恩很像她的父親牧師,經常流淚禱告充滿能力,但是約瑟的個性和我很像,所以我們兩個人很難哭。整個下午我禱告求一顆痛悔和悔改的心,當主向我傾倒一大包裝滿悔改的眼淚時,聖靈臨到我,我眼淚鼻涕一起流。我充滿淚水,無法控制地大哭。三位一體的神通過菊恩傳遞一個資訊,說他收到我充足的淚水。

耶穌每天緊緊地牽著我。沒有耶穌,我們一天都不能活。耶穌和天使每天參加我們的服侍,祝福我們每個人。金牧師特別有聖靈火焰的恩膏,其他有屬靈看見恩賜的人看見眼前發生的事情,羨慕地說。「哇!真奇妙!牧師,耶穌剛進入你的身體!天使正倒白色的東西在你頭上!」主在每場講道時出現並和我們在一起直到第二天早上,保護我們安全回到家。

另一方面,惡鬼也出現,尋機攻擊。我們絕不放鬆警惕。因為魔鬼的身份被那些有屬靈看見恩賜的年輕會員識別,所以他們必須用禱告完全武裝自己。

我們忙於生死戰場上,因此,我們必須在屬靈上駐紮在前線。我們不知道我們為什麼在這裡,怎麼把握。我們不知道主耶穌為什麼選擇我們這些軟弱,無用,沒有價值的羊來與敵人,惡鬼打戰。但是耶穌清楚滴告訴我們,「你們這些主的教會的小羊!你們只有通過與邪靈爭戰才能保持你們的信心!相信我!牽我的手走!我永遠和你在一起,因此不用擔心!」

主和我們在一起-不是在我們想像中,而是他真的和我們在現實中在一起。我們沒有時間悠閒地吃,洗澡或睡覺。在戰場上每一刻都是生與死的搏鬥,只有我們屬靈的炮彈和拳頭,還有屬靈的力量能保護我們。無論是孩子過馬路,在飯店裡吃飯或者外出傳福音給人們,耶穌總是和他們在一起保護他們。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