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的洗禮 II – 第十八天

烈火的洗禮2

《烈火的洗禮》第二冊—–天堂地獄的神聖啟示—-金容斗 (Kim Yong Doo) 著

本書記錄了二零零五年一月,在韓國仁川市「主的教會」成員連續三十天禱告大會真實的屬靈經驗。

第18天—我們屬靈經歷的個人描述

佈道經文:【彼前5:6-10】所以你們要自卑,服在神大能的手下,到了時候他必叫你們升高。你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神,因為他顧念你們。務要謹守,儆醒。因為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

‧ 攻擊惡鬼!

李合崇:牧師在晚上佈道時告訴我們,「當魔鬼出現的時候,不要害怕,而是要大膽面對面地戰鬥。那些骯髒的惡魔什麼也不是,所以我們不用怕他們。牧師繼續說,「當你更深入到屬靈國度中並大膽禱告時,你會發現一些事情。當你抓住它,撕成碎片,摧毀它。」我心想:「我們怎麼能對可怕的惡魔做這種事?金牧師在誇大其詞,作秀給我們看。」

牧師帶著堅定的信心重複,「我們能做到這一點。我們曾經被攻擊並應付過許多的辱罵。現在是我們報仇、攻擊他們的時候了。」我勇敢地回應道:「阿門!」我們的牧師,幫助我們每個人振奮起來,教我們如何進攻。當我們的反應是軟弱時,他就帶著很大的信心訓練我們。

「我們真的可以捉到鬼嗎?」直到那時我們都能藉著耶穌的名和武器來驅趕惡魔。我們震驚並且不相信這個事實是:我們現在可以手牽手和魔鬼搏鬥。

我用方言祈禱的時候,之前的兩個魔鬼回來了,肌肉發達的惡鬼青筋暴漲,另外一個惡鬼頭的前後都有臉。這個惡魔將臉像陀螺一樣旋轉,使它看起來很邪惡。他的手裡持有一根長長的孔雀羽毛,並像從前那樣用羽毛的柔軟末端來撓我們的鼻孔。

我努力不停止禱告,關閉一個鼻孔,繼續用方言祈禱,然後它撓另一邊。我突然想起了牧師在晚上的佈道(雅各書4:7)。我假裝開玩笑似的從惡魔手中把羽毛拿過來,「噢,怎能有這事呢?羽毛在我手中!」

這是不可思議的。我開始用羽毛鋒利的尖端不斷地戳魔鬼。惡魔像人一樣發出痛苦的聲音:「哎喲!」我很快就無情地戳它全身,它又蹦又跳大叫。「哎喲 !救救我!」一種綠色的液體汩汩從傷口滲出。那一定是它的血。血像噴泉一樣從我刺傷的地方噴出來。

強健露青筋的惡魔看到這。它震驚並充滿恐懼地跑掉了。在那一瞬間,讚美歌「榮耀,榮耀,哈利路亞」持續的播放,我開始跟著唱。我唱了一會兒,天使從天降下並在我面前跳舞。耶穌也站在旁邊,充滿了喜悅。

金牧師邊祈禱邊忍受惡鬼留在他身上的重創。耶穌走近他並且不停用他的手觸摸傷口。耶穌過來對我說,「 合崇﹗即使手麻了也不要把手放下來。禱告者高舉雙手會有更多的能力。」我對耶穌說,「主,市辦公室要聘我作一個公眾服侍人員,那麼我該做什麼?」主回答,「耐心。有一個更好的機會給你,所以等候並禱告。」

金菊恩:我正用方言禱告的時候,一個大方圓臉惡魔從房間的角落向我走來。除了許多口,臉上沒有其他東西,其中最大的口中有牙齒,像吸血鬼的兩個鋒利尖牙,血滴正從上面滴落。我看見另一個惡魔,但這個臉上遍是眼睛。這真是駭人聽聞。我看不下去。

今天有很多怪惡魔,他們不斷出現在我的面前。我大聲尖叫著,「你們兩個惡魔,奉耶穌的名離開我」,他們就不見了。我重新祈禱,突然一個很強大的男惡魔咕噥著向我走來 ,「嘿!停止祈禱。你為這個小孩祈禱的太多了!」, 他直接在我的面前向我擠眼我不理會他,繼續禱告。它的眼睛突然變成全白,然後回到黑色,把我嚇壞了。我大聲尖叫:「嗨,你這個污穢的魔鬼!奉耶穌的名,離開我!」於是魔鬼消失了。

當我繼續禱告,惡魔出現在白鳳娜妹妹面前,鳳娜決定來看我。我記得她與這特別惡鬼的見證,這正如她分享的。這個惡魔是一個漂亮的女人穿兩件正裝,她輕盈地走到我身邊來。這個魔鬼是如此優雅和美麗的,以至於我不能把她看作一個邪惡的魔鬼

【林後11:14-15】這也不足為怪。因為連撒但也裝作光明的天使。所以他的差役,若裝作仁義的差役,也不算希奇。他們的結局,必然照著他們的行為。

甚至她講得很完美,她恭敬地對我說,「請不要祈禱。你為什麼要禱告?」 我不理她,繼續努力用方言祈禱。突然,她的語調和語言變得粗魯。「嘿,你為什麼要禱告?當你祈禱時,你看到什麼特別的嗎?」然後她大喊著說:「停止祈禱!」我回答說,「奉耶穌的名,離開我”,她立刻從她的頭到她的胯部撕開了–她開始撕成兩半。我厭惡地聳聳肩,「哇 如此骯髒!」,因為身體分成兩半,它顯露出裡面可怕的惡魔。我再也忍受不了這種場景,因為我很害怕。

有時候,當形像交迭在我的腦海中時我仍然無法接收這個事實:外表是如此不同於內在。我看過許多迷人的外國人,但直到現在我還沒有看到過任何比這個惡魔更漂亮的人。我從來沒有在這個世界上見過這樣的尤物,有著美麗的身體,完美的臉和長睫毛。她的舉止是首屈一指的,但是我發現裡面是污穢的、邪惡的魔鬼。

我繼續禱告,看到一個惡魔出現了,它看起來就像一個無辜的男孩,帶著一塊紅色的絲質大手帕。這個惡魔直接來到我面前,並開始集中所有的力量在他眼睛上,立刻把眼睛變成血紅色。

我緊張地祈禱,我偷偷看了下惡鬼,它的眼睛都從眼眶中睜出。眼球後面是粘著彈性彈簧,每次移動,眼球也運動。眼球不斷的進出於眼眶。我試圖奉耶穌的名把他趕走,但是這個惡魔抵抗,並不為所動。我咬牙切齒不斷禱告,然後惡魔消失了。

我打起精神,繼續禱告。我看到兩個新月成為一個圓形的惡魔捲向我。它喊道,「嘿, 你為什麼嘲笑我?不要笑了,我不喜歡它!」我開始笑得更大聲了,惡魔煩惱地咆哮,「哼」。當我們進入戰鬥失敗時,我們感覺到沮喪,會讓我們哭泣,同樣的,惡魔也哭著跑走了。

我越禱告,我意識到確實有許多不同的鬼,我親眼目睹了這些同樣的惡魔干擾禱告小組的其他成員。每個團隊成員奉耶穌的名把魔鬼趕走。惡魔們不斷地來了又去,但他們自己在一片混亂中忙碌著。當我禱告時我想知道金牧師怎樣做,當我偶然看他時,沒看到他本人,卻看到一團熾熱的火球在他的地方。

出於驚訝,我張開眼睛來確認我所看到的,我看到牧師在座位上坐著像往常一樣,禱告。當我閉上眼睛,看,我看見一個大火球。惡魔,站在牧師的旁邊,無法攻擊他,只能觀看。既然惡魔沒有機會攻擊金牧師,他們轉移並分散開來去攻擊祈禱會員。襲擊沒持續多久,他們快速逃離了。當我們用耶穌的名趕走惡魔,他們匆忙逃走。

突然一個長髮女鬼出現在我面前,沒有任何風的跡象,她的頭髮卻飄揚著。沒有任何提前的警告或時間來準備,惡鬼全力攻擊我。她用吸血鬼的毒牙咬我的左臂。我努力推開她,但是不能。我無法思考因為極其痛苦。然後另一個惡鬼攻擊我。 窄眼邊被切成片並舉起來。我非常害怕,所以用盡全力尖叫。

「主啊,主啊,幫助我,請幫幫我!」我挪到牧師的妻子旁,我繼續高舉雙手禱告。突然,我看到一個圓形巨眼的惡魔,眼睛和腦袋一樣大,頭上有一個角,跳躍著向我走來。大約100個鬼來使我禱告分心。我反擊,大聲呼喊,”你這個骯髒的魔鬼,你為什麼這樣活著嗎?為什麼你煩我?」突然間,其中一個用尖利的毒牙刺向我,喊著說:「我們要送你下地獄。」我回答,「什麼?地獄?你真滑稽!嗨,你這個骯髒的惡魔–離開我。奉耶穌的名,離開我。”在那一瞬間,所有的惡魔,包括那個咬我的左手臂的惡鬼都離開我。

最後所有的惡魔逃離了我,我出一口氣,「哇!真是乏味!」我想因為我還小,如果我順服牧師並努力祈禱,我的屬靈恩賜靈眼就會打開,我就能去參觀天堂。但這還不是全部。我知道當我可以在屬靈爭戰中對抗無形的惡魔和邪惡的力量並勝利,只有這樣我才能去造訪天堂。

*牧師們沒有繼續履行牧師職責

我繼續禱告了很久耶穌就出現,他叫我的綽號,「芝麻﹗我親愛的芝麻,你如此擅長趕出邪靈﹗」所以我回答他並問了一個問題,「耶穌,我剛剛記得我的父親想要問你的某些事情!有些牧師已經停止他們的牧師呼召並且回到世界的工作中。那些牧師怎麼了?」 耶穌勉強地回答,「你太年輕了不適宜解釋這個的,但是聽好並且準確告訴他我所告訴你的話。」他繼續解釋。

「那些因為艱難的原因而放棄成為一個牧師,將會被我的天父嚴厲地審判。天父將會在他們審判的日子高聲斥責他們。你,某某牧師,你為什麼不做牧師了?我給你能力做牧師的職責,但是你為什麼不經我的許可就決定不做了?你已經犯了一個大錯。你必須懇切悔改!」並且這是他會說的話。然後在他地上生活的提醒下,他必須順服地與我同行。

還有些人不能把主日分別為聖,隨心所欲。他們在主日做生意,這些是沒有在聖靈的能力下重生的人。無論怎樣週日是不應該有商業交易的。很多人口裡宣告他們得救,但是他們真的錯了。如果他們真的得救,他們的生命應該反映出得救!我們天上的父親在密切察看你們所有人。對天父來說每個靈魂都是如此寶貴,當這些靈魂因為他們自己的選擇下地獄時,會深深傷害他。他流了太多眼淚﹗ ‘

*那些驅逐牧師的人(雅各書3:16)

我詢問,「耶穌!有時在電視上,我看見教會之間彼此爭鬥,這使我真的很尷尬。會眾和牧師為什麼爭鬥?在這樣的情況中你站在哪一邊?” 耶穌譴責我,” 你還如此年輕,你總是問這樣的問題嗎? ” 因此我回答,” 主,我是一位牧師的女兒。看見牧師被逐出教會使我悲哀﹗ “

」 耶穌回答,” 牧師經常犯錯誤,那是一個問題。更重要的是,會眾不滿並且驅逐牧師,他們已經在犯一個巨大的罪。即使一個人過去已經這樣做了,如果他們真誠悔改並且跟隨上帝,他們仍然能進入天堂。他們決不能再犯這樣的罪﹗ “

【腓2:3】凡事不可結黨,不可貪圖虛浮的榮耀。只要存心謙卑,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

‧ 菊恩的抱怨

「主,我還有些別的事情問你!」我堅持。耶穌說,「等我的小芝麻領受預言的恩賜後,你有這麼多的問題來打擾我?好吧,問吧。」「耶穌!我們都在一起禱告,但是你為什麼每天只帶白鳳娜姊妹和她的家人拜訪天堂地獄呢?我們是牧師的家人,對不對?我的家人好像有更多信心,但是主你為什麼只喜歡合崇,玉桂和白鳳娜姊妹呢?」

耶穌聽到我的問題突然哈哈笑,他回答,「我親愛的菊恩, 那不是真的。他們的生活很艱苦。看!合崇和玉桂兩個都有心理障礙,是嗎?此外,白鳳娜姊妹臥床不起忍受背痛的痛苦。他們沒有什麼可吃,並且住在一個小的地下室房間裡,但是他們不斷地祈禱!他們不知道什麼時候將被趕到街頭去, 然而他們仍然順服地向上帝祈禱。我特別愛他們尤其因為,儘管他們受限制,他們仍然勤勉祈禱﹗他們需要我的保護!你有那麼多家庭成員,但是他們甚至沒有有一位父親或者一位丈夫。這是他們需要我特別注意的原因!」 (出33︰19)

我再次問主。「耶穌! 牧師現在正在記錄所有的屬靈經歷,但是書寫完時,你會收回給我們的所有恩賜嗎?」主說,「菊恩,這種先知的恩賜是很重要的恩賜,不是輕易給予或拿走的!這個先知恩賜只是當天父要回它時才收回的。並且父說留下時就留下。」

又一次我問耶穌,「耶穌,我們家在天上的房子已經有多少層了?」然後他回答,「你懇切禱告時你可以自己去看!」每當我有細節的問題問他時,他總是告訴我先禱告。

耶穌回到天堂,我繼續禱告,我意識到我的魂漂浮在太空中。在空中我的旁邊是無數的星星,銀河系在我面前一望無際。我禱告到第二天早晨,我邊禱告邊尋找耶穌,甚至我到家裡了我還在禱告。

*主的催眠曲

我開始打擾主,抱怨道,「耶穌!你真的每個晚上拜訪玉桂給她唱催眠曲嗎?這樣的話,為什麼我沒有呢?你能不能也給我掖被子,為我唱催眠曲?」耶穌坐在我旁邊,給我唱首催眠曲。他溫柔地耳語,「好好睡!我可愛的芝麻,好好睡」輕拍我的肚子。

我這樣回答耶穌。「耶穌!謝謝你這麼辛苦整個晚上聽我們禱告。」耶穌很喜悅聽到這並喜樂地大笑。「是的。確實是。我的芝麻,你做得很好。現在睡覺吧!」他又低語,「好好睡,我的寶貝。你睡了我才走!所以睡吧,我的孩子。」(箴言3:24)

‧ 惡鬼懼怕你的信心

李玉桂:當我正禱告時,一個骷髏惡鬼有著蝙蝠般的翅膀走近我。它巨大的眼睛深陷在骷髏裡,它的長尾巴前後擺動地走近我。這個惡鬼變化出許多不同的樣式試圖嚇唬我。我恐懼地大叫,「奉耶穌的名,你這污穢的惡鬼離開我!」聽到喊聲它就消失了。然後耶穌出現在我面前。

「我親愛的玉桂,什麼啦?你為什麼哭呢?」耶穌問我。我回答他,「主!我非常害怕惡鬼!」但是耶穌安慰我,「你不用擔心!我已經來幫你了,不是嗎?」「主!我奉你寶貴的名趕走惡鬼。」他滿意地笑著說,「是的,你做得不錯。好極了!玉桂,和我去天堂吧!」他拉著我的手,我們通過十字架達到天堂。

我們一到天堂,耶穌就讓我開心地跳舞。我跳啊跳啊,跳了一會兒我注意到耶穌頭上的荊棘冠冕。從他頭上流出很多血,他的身體和衣服都被血浸濕了。他不停流血,所以我哭著求耶穌。「耶穌!別再流血了。主啊!請別再流血了!」

耶穌回答,「不,我親愛的孩子!我必須流血!」我繼續看到他在流自己的血。「【弗2:13】你們從前遠離神的人,如今卻在基督耶穌裡,靠著他的血,已經得親近了。」我忍不住大聲哭起來。我哭得很傷心,所以耶穌停止流血,說,「好了,已經好了!現在別哭了。」

耶穌用從未有過的溫柔聲音對我說。「玉桂,我真的很愛你!」經不住強烈的感情,所以我又哭了。我對耶穌說,「耶穌,惡鬼非常可怕!」他回答,「玉桂,你能打敗惡鬼。惡鬼害怕你的信心,所以不要擔心!天使們總是在這裡保護你!」立即天使靠近我,給我穿上帶翅膀的長袍。

長袍感覺非常柔軟。我穿著長袍和亞基飛到天堂的沙灘,我們曾經在那裡戲水,跳舞玩水。亞基看著我讚歎,「這件帶翅膀長袍你穿得好漂亮,非常適合你!」耶穌承諾我,「玉桂!明晚我會帶你看我們天父的冠冕!」然後天使護送我回教會。通宵禱告會後的次日早晨,我回家睡了一會兒覺。耶穌出現了,「我親愛的玉桂!要健康,睡得香!還有,當惡鬼來了,就用你的信心趕走它們。」他給我掖被子。

‧ 攻擊金牧師的惡鬼身份

白鳳娜姊妹:我正在火熱地用方言祈禱,但是我看不見任何東西,烏黑一片。我努力嘗試深入屬靈的國度,因此我更大聲祈禱。 然後我注意到很多圓形物體在到處轉來轉去。我納悶,『是哪種惡鬼攻擊牧師呢? 』我特地禱告要知道它們的身份。牧師帶敬拜,講道和禱告時遭受這麼多痛苦。因為我目睹過他的痛苦,我想要反擊他們,所以我決心進入一輪爭戰中。我集中精神,而那些圓形物體滾來滾去使我分心。

我呼求耶穌並懇切禱告。「主!救命!這些惡鬼怎麼能這樣圍成一圈呢?這難道不是我第一次就見過它們嗎? 」然後耶穌走近我並清楚地教我,「仔細看他們。」這麼一說,他們看起來像小扁豆薄煎餅。約有20個在教堂裡到處滾,伺機尋找機會。耶穌說,「這些淒慘的惡鬼昨天咬並且扭壞金牧師的手臂!我抓住他們並把他們扔進地獄的火坑中,但是他們已經回來攻擊我的僕人。白鳳娜! 你必須特別小心!」

鬼王從地獄發出一條秘密的命令。「主的教會中有一名成員叫白鳳娜,她有屬靈看見的恩賜,能分辨我們是誰。集中火力攻擊這個女人!」這些惡鬼過來攻擊我。如果不是主向我揭示這些惡鬼,即使你有靈眼打開的恩賜,都很難看到它們。主說當我祈禱得更深時,我就能看見那些無定形的惡魔。所以我強有力地祈禱,充滿了火,大聲尖叫,突然惡鬼的身份暴露出來。然後他們消失,有天使從天而降。

‧ 天使長米迦勒和加百列

然後兩個壯觀的天使從天而降對我說話,但是他們榮光的面貌總是讓我緊張。沒有別的天使可以和他們相比。我遇見天使米迦勒很多次,所以我能認出他來,但是他旁邊高大的天使是加百列,幾天前我曾遇見他,那時簡單地說了聲你好,說了幾句話。兩個天使戴著一條金色亞麻頭巾,像是用手帕做的,頭上有金色帶子環繞著。他們如此閃亮。我問,「米迦勒天使!是什麼帶你過來的?站在旁邊的這位天使你為什麼帶他來?」

站在米迦勒旁邊的天使說,「我是加百列,站在上帝旁邊的天使,」以前,他介紹過自己。他繼續說,「我們深愛的耶穌命令我們護送白鳳娜姊妹,因此我們就親自來了。」我深受感動,讓我敬畏得不知道要做什麼了。我是卑微的,主卻是怎樣特別對待如此低微的我!我不知道怎樣回應。我幾乎不能抑制我激動的心,我急切地跟隨他們。

我跟著天使到達天堂,天使帶我去一座小山。小山如此美麗,我下意識地感歎!發白的山映照出閃亮的光。耶穌正坐在山上手裡拿著一根手杖,他正往下看,陷入沉思。

一看到耶穌,我就很興奮,我喊道。「耶穌!耶穌!」主高興地向我示意。「白鳳娜,你在這裡?過來吧。這是著名的伊甸園!」我想,『這是我唯一聽過的伊甸園!』我和主圍繞著花園走。伊甸園如此驚豔以致我無法用言語描述,我眼前的景色絕對如夢境般。和耶穌走在花園裡是一個充滿幻想讓我心花怒放的日子。

主溫柔地對我說。「風娜!昨天很難趕出金牧師裡面的惡鬼,你一定筋疲力盡了吧?在牧師裡面的惡鬼看起來像吸蟲般粘你並且不容易離開﹗ 那些害蟲偽裝他們的身份並且改變他們的身體伸縮如橡皮筋一樣。在這樣的混亂中,金牧師還拖著他疼痛的身體送申素耿回家,年輕的羔羊跟隨他因為他們一心要保護他們的牧師。那一刻我看到這,我就深受感動,我決定加入他們!」我迅速回答他,「是的,主。我已經知道這!」

「最後一個惡鬼粘在金牧師裡面並且決定竭盡所能折磨他。因此我必須使用武力把它拔出來。令人遺憾的是在你的教會裡那些幼小的羔羊中,你是唯一能看見地獄的人,那我該做什麼? 我知道對你來說很難,但是如果你能更加耐心,我將感激你。

現在你的牧師金容斗必須寫下來並且保存為記錄,所以別無選擇。你看見的地獄只是一小部分而不是全部。我們的天上父親的願望是很多靈魂藉著它得拯救。連續帶你到地獄使我傷心,並且我知道你也心碎。今後,我將僅讓你看一點兒,因此仔細觀察並且確切報告你所看到的給金牧師﹗」

我向耶穌提個要求,「耶穌!如果你堅持,請不要顯示我的媽媽和我弟弟給我看。我無法忍受看見他們的痛苦!」但是耶穌回答,「那不可能! 你必須仔細看這樣你才能真實地證明!」 他一講完話,上主就握住我的手並且引導我到地獄。

‧ 回到地獄

每次訪問地獄,有一個我們無法想像的感覺,它是一個鎖住悲慘的地方。沒有語言可以描述的地方。我們的人道,基本的認識,理解,法律,智慧或知識在這個稱為地獄的恐怖地方都是無效的。這個地方只有永恆的咒詛,痛苦,呻吟,和尖叫。

主和我牽手進入一條狹窄的胡同裡,寬度只能容一個人通過,我看不見路的盡頭,或者有多遠。但是實際上,路是沒有盡頭的。而且,路的每一邊都是靈魂在極度痛苦中的情景。

耶穌警告,「小心!」我湊近路的兩邊細看,我能見到的是深淵。把你的眼睛移開一秒,你就下去,立即就到下面了。我繼續時感到暈眩。我緊緊抓住主的手緊跟在他後面。我們下得越深,我能看到無底深淵的兩側儘是數不盡的頭顱,堆積得和天空一樣高。

奇怪的是頭顱不死,但是緩慢地移動,像個活人,它們尖聲喊叫,說些什麼話。頭顱在路的兩邊喊叫,尖叫聲格外刺耳。彷彿蜜蜂在我們周圍嗡嗡叫。當我湊近觀察,發現頭顱移動並糾纏在一起,有的就滑落下來。然後許多頭顱彼此推擠要爬回頂部。他們抱怨並且衝著彼此嚷嚷,「噢,它正窒息!你這雜種,走啊!你要走嗎?」

我急忙告訴耶穌,「求你!主啊!它是如此厭惡。到處都是腐爛的味道!我想要離開這裡。怎麼能有這麼多頭顱。這些頭顱是哪種人?」我問耶穌,他回答,「在這裡是企圖偷竊的強盜,偷時錯誤地引發一場火災, 死在火災中, 那些在酒店裡睡覺的人也死在火中, 嫖客也死在火中,那些有能力工作卻反而常去乞討的人,在一次外出遊玩時被淹死的那些人,那些謀殺他們父母的人,那些正登山時死在意外事故中的人,和許多來自各行各業的其他人在這裡。」那麼多頭顱我都數不過來。

我仍然忘不了它們喊叫的話語。在一側它們說,「你這雜種! 這裡太擁擠了!這悶熱的地方煩死我了」下面的頭顱接著說,「你這上面的雜種!你壓到我了!別壓我!」那些在底部的頭顱在他們的頭上很多刺穿的傷口,彷彿它們被打似的。

主和我走得更遠,屍體腐爛的氣味開始撲鼻而來。「主,這惡臭是什麼? 聞起來像腐肉一樣發臭嗎?」主回答,「是的,你是對的!仔細看!」我仔細觀察,由腐爛身體所致的一種液體,它像海洋到處蔓延到兩邊。我繼續,「主!這裡沒有頭顱或者骨頭。我沒有看到這裡有一個身體,但是為什麼還有如此可怕的惡臭?」耶穌說,「肉體和骨頭已經腐爛。」

‧ 刺入骨頭的蟲子

我們繼續走了一會兒,在右邊是一塊大的,平坦的不毛之地。有像植物一樣的巨大仙人掌,但是它沒有可見的棘刺。在它的前面是一群極小的蟲子,植物上好像有東西在移動,瞅著我看。仙人掌株厚葉細繁多。葉子的顏色漸漸由綠色變成紅色。

耶穌讓我近看,我走向那看起來像仙人掌的物體走去,我看見我年輕的弟弟在無數糾纏在一起的裸體中間且粘在仙人掌上。我弟弟和其他人的身體上覆蓋著小蟲,這些小蟲正穿過他們的肉體進入他們的胃和皮膚上吞吃,而人們痛苦地尖聲喊叫。

在所有痛苦的尖叫聲中我能清楚聽到我兄弟的聲音。「姐姐!我親愛的白鳳娜姊妹!你為什麼又來這裡?哎唷!這是不堪忍受的!這是如此痛苦!」他繼續大聲哭叫。各種各樣的蟲子把它們的肉體撕咬下來,挖進它們的身體裡。它們受不了只能痛苦地尖叫。我甚至看不見它們一寸皮,因為覆蓋著那麼多黑蟲導致它們如此痛苦。

*我的家人在滿是蛆的坑中

我注意到路的左側有一個巨大的坑,深度和我們身高一樣。寬度大約和地球的一半一樣大。坑裡密密麻麻擠滿了無數的人。他們全部裸體並且為蛆所覆蓋。很難區分它們是人或者蛆。 (馬可9:48) 。

我認為當我的眼睛碰見我的媽媽時我又要昏倒,我媽媽正等待被扔入蛆坑。驚訝的是,我的媽媽大叫,「我的女兒,白鳳娜!我聽說你感覺不好,但是為什麼你又在這裡?」然後她突然大哭起來。「我不想來地獄,但是主繼續帶我回來。我能做什麼?」我媽媽開始懇求主。「主!為什麼你允許讓我女兒看見我在地獄裡遭受痛苦,你知道這讓她很傷心?」她哭了我也不停地啜泣。

「媽媽!即使我看見你那麼痛苦,我什麼都幫不了你。我非常抱歉!」我媽媽懇求我。「白鳳娜!求你,決不要回到地獄!我已經死了來這裡遭罪,但是你必須繼續跟隨主直到末了!不要像我一樣在這裡結束,但是保證你會去天堂! 自由活在天堂!」

我懇求耶穌,「耶穌!我犯得罪比我媽媽還多!我已經把一切都扔掉了,包括我的家庭,自私地生活,是我媽媽撫養大我那被棄的孩子!我是那個把一切事情搞砸的人,所以請讓我來代替我母親!完全是我的錯!你難道不能做點什麼嗎?」我受挫沮喪,所以悲聲痛苦。我哭啊哭啊。我開始向天父禱告。「親愛的天父!我無法忍受看見我母親如此痛苦!請饒恕她!我能代替她嗎?完全是我的錯,現在讓她落入地獄。請幫我!主!阿爸父!」我哭得更大聲時,地獄裡的惡鬼無情地把我母親丟進坑中。

我想過去把這個惡鬼撕成碎片。當我媽媽陷入蛆蟲滋生的地獄中她尖叫「哎喲!」。我媽媽一被扔進坑中,蛆蟲立即蜂擁過來爬上她的腿,戳進她的肉體和骨頭。她繼續痛苦地大叫,煩躁地跳上跳下等候死亡。每一個人都像我媽媽一樣在亂跳。儘管他們只剩下骨頭了,數量龐大的蛆蟲不停地攻擊並戳進骨頭中。

我媽媽的哭叫聲被淹沒在那些更早被扔進坑中人們的尖叫聲中。很快她的聲音就變模糊。同時,我開始聽到我小弟弟在我的右邊受痛苦。我轉過頭,只看到他的眼睛。他憤怒地大聲呼喊「姐姐!蟲子正活活吞吃我的身體。噢,我極其痛苦!姐姐!求你!懇求耶穌幫助我。馬上!ZXCE 

當蟲子像一根針刺穿我的兄弟時,毒素擴散到他的整個身體,使他變成黑色。我的兄弟自殺,但是我不知道對這種行為的懲罰是這樣可怕。我再次通過禱告懇求主憐憫我弟弟,我懇切祈求,但是主說太遲了。即使我請求我的天父,他也說不。很快我的兄弟的身體變成一隻黑色的骷髏,即使他成了一個骷髏,他仍然是尖叫。「姐姐!快點離開這個地方。你決不要回到這個地方。明白嗎?」

主解釋為什麼我弟弟和其他所有受折磨的原因。「這裡的男人和2 到3 名女人一起住, 從這個女人到那個女人, 從這個男人到那個男人,換情人並且和很多人有性關係, 自殺的那些人, 上教會做禮拜的那些人卻犯姦淫, 死在高山上的那些人,被狗殺死的那些人,及許多死的人在這裡。」

‧ 一個割草機比地球還大

我再次握著耶穌的手往前進,我看到在我面前是一個奇怪的工具,嚇我一跳。湊近看,它看起來像一台割草機,但是我從來沒見過和這把一樣大而恐怖的割草機。一個惡鬼正拿著割草機,從遠處看比地球還大,它正準備砍人。握著割草機的惡鬼也是體型巨大。

耶穌清楚解釋說,「那個惡鬼是地獄裡第10 大惡鬼。 」它往外長出很多頭。看起來真的像我在許多故事書上看到的妖精。從頭開始,然後是腿,身體的其餘地方覆蓋著黑色,樣式可怖的大小黑角。這情景使我想起兒童書《格雷夫遊記》中的主要人物,格雷夫對待外國土地上的俾格米人。同樣地,巨大可怕的惡鬼把人們當塵土一樣無情對待。

‧ 在地獄中又見到金牧師的父親

當我正在觀看惡鬼和許多人在排成一條長線時,我聽到有人叫我。「姐妹!姐妹!小姐!小姐!」所以我轉向聲音的方向。我很吃驚。他不就是我之前遇到的金容斗牧師的父親。

牧師的父親問我,「我兒子為什麼不曾來這裡?」他大大地歎氣表示他是多麼想念他的兒子。「容鬥!我親愛的兒子!我多麼想你啊!」然後他大叫。他問我:「姊妹,為什麼你能經常來這裡?」我告訴他是耶穌帶我來這裡。老人繼續道,「我兒子現在真的是一位牧師嗎?你參加我兒子的教會嗎?」我回答是的,他繼續問。「為什麼你能經常來這裡,而我兒子從未來過?是什麼理由讓你在這裡卻不是我兒子呢?」他挑釁地問,但是當他意識到耶穌在我旁邊時,他語調突然就柔和下來了。

當他首先看到我時,他叫牧師的名字。但是當他注意到耶穌的表情變得認真時,他改變他的態度尊敬地稱呼他的兒子。他開始哭泣「我好想我的容鬥。我盼望我能見到我的容鬥牧師。」

地獄裡黑紅惡鬼握著尖利割草機的手柄開始有秩序地切人。我無法睜眼看這情景。人們可怕的尖叫聲震耳欲聾,穿透地獄的天空。

邪惡殘酷的惡鬼喜歡折磨他們。 然後輪到牧師的父親,惡鬼試圖立即抓住他,把他切成片。他急忙求饒,「姐妹,難道你不能求主現在就拯救我嗎? 求求你,我求你!」我太清楚這是沒用的,但是我提了個不可能的要求。「主!他是牧師的父親。你能最終為他做些什麼嗎?」耶穌堅定地回答,「我什麼都做不了!太遲了!」

我稱牧師的父親先生。「先生!我無力幫你。即使金容斗牧師在這裡,他只能觀看,他不能幫你。我會跟他提起你先生。很抱歉我無法幫你。」沒等我回答晚,惡鬼狂怒地開始一個一個地剁老先生的腳趾頭。惡鬼開始剁並且把老先生的腿切成絲彷彿那是小蘿蔔。「哎唷!請救我!對不起!請停止!原諒我!」這是糟糕的,因為如果一個人被切割機切成片,人會昏倒最終死去,但是在地獄裡沒有死亡或者昏倒這樣的說法,只不過是可怕的尖叫聲和真實的痛苦充斥在空氣中。

因為在物質世界中,你流血,所有的感覺是一樣存在的;因此,你感覺到這裡的疼痛及難受。完全切掉一條腿後,惡鬼進行切另一條腿。我無法眼見這麼恐怖的情景。我不知道怎樣用言語描述。我望著耶穌大叫,「主!我好怕。我恐懼!」

牧師的父親在痛苦的嚴峻考驗中大聲哭叫。「我真不幸!我死於疾病,我認為當我死了一切就會無憂無慮。我認為我就安息了,不需要工作!但是不是這樣!不是這樣!」他痛苦地猛搖頭。砍腿後,惡鬼大叫,「現在我應該從你的身體開始嗎? 」就水準垂直地切軀幹。切一大塊再剁成一小塊,然後再剁碎。

啊!我怎樣描述這可怕的情景呢?我眼前的情景就是地獄的真實。每個細節都是清楚的, 並且這不是一場夢。惡鬼清楚知道耶穌,並且我正在看,但是它不理會我們並且繼續專心它的工作。

地獄是一個可怕的地方,沒有人類良心,道德價值或者一般常識可以理解。惡鬼把已經切碎的軀體部分混在一起,繼續隨意切碎。有時,市場上魚販用刀殺魚或魷魚的類似方式就提醒我地獄的情景,使我心裡極度痛苦。凍魚和刀讓我想起地獄中切割機的種種。

最後,惡鬼拿起殘存的頭,用手砸成兩半。頭被剁成丁,扔進一口鍋中油炸,那鍋和鐵鍋一樣大。這只巨大的油炸鍋因為燒得滾燙,油四處濺出來。這是多麼像我們在廚房裡炸魚的情景?我驚呆了。油鍋下面紅藍色的火舌從鍋的兩邊串起來。負責油炸碎屍的惡鬼正激動地跑來跑去,感覺那氣氛像聚會一樣。

從牧師的父親開始,其他許多被扔進油鍋的人們痛苦地尖叫。惡鬼用來油炸他們的工具融化了他們所有的肉體和眼睛,只剩骨頭到處飄蕩。痛苦的尖叫聲是不變的。

油鍋有一個巨大的手柄,每當他們把人體扔進去時,所有的惡鬼不約而同地歡喜,咯咯笑地跑。「今天我們又能餵飽自己!我們有那麼多東西吃﹗」他們拍手唱一首奇怪的歌。那一刻,從鍋裡出來一聲大吼。「嘿,你這邪惡的雜種!放我出來!你在活活燒死我啊!讓我出來!」一個惡鬼拿著一根大大的,平平的,米湯勺,惱怒地攪動人們,就像我們煮飯時所做的,然後蓋上蓋子。很快出來的尖叫聲就像爆米花的聲音。「嘿,你這邪惡的雜種!我看不見。好熱!我要死了!」那些咒詛我不想重複了。

惡鬼互相交流說,「今天是個好日子,因為很多新人來到地獄。這難道不是為什麼我們油炸他們來慶祝聚會嗎?」他們充滿了喜樂。我很震驚,我不想再目睹這情景了。「主!求你,現在讓我們離開這裡吧!我想快點離開這裡。」我求主,他最後同意了。「好的,是時候離開!」我們迅速走過這裡。

‧ 羅得的兩個女兒在地獄

耶穌和我進入更深處,突然耶穌的表情變得憂傷。我問他,「耶穌!什麼了?哪裡出錯了?」然後耶穌回答,「下一個目的地是地獄的一部分,我的兩個女兒在遭罪。」我很困擾,自付,『我聽說主在世上的時候從未結過婚,但是他說的是什麼?』我奇怪。然後耶穌回答,「你在教會不是很久,所以你不知道這個。但是你回去,詳細詢問我給你看的是什麼!」

故事的內容是:由於上帝的審判,兩個姊妹的丈夫死了,姊妹不能再生孩子。這兩個姊妹就密謀讓他們的父親喝醉了,然後他睡著後,大女兒就先和他同寢,第二天小女兒也用同樣的方法,他們都生了孩子。

這個故事在創世紀19:31-38可以找到,我瞭解到亞伯拉罕的外甥羅得的兩個女兒犯了這樣的行為。耶穌給我看這個地方,她們在一個燃燒的坑中心,拚命大聲呼喊。耶穌非常悲痛,忍受著許多痛苦。他迅速決定離開。主說,「鳳娜!我因為這兩個女兒心痛,和你在地獄裡看見你的家庭時一樣,我知道你的痛苦。但是,我想要你平靜思考你所看到的。」耶穌分享每次他帶我到地獄時,他的心就非常傷痛,但是他隱藏不讓我知道。耶穌說,「讓我們現在離開地獄吧!」他與我一起回到教會。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