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的洗禮 I – 女巫師歸信耶穌

烈火的洗禮1

《烈火的洗禮》第一冊———金容斗 (Kim Yong Doo) 著

本書記錄了二零零五年一月,在韓國仁川市「主的教會」成員連續三十天禱告大會真實的屬靈經驗。

女巫師歸信耶穌

鳳娜姊妹的見證

當你看見一面紅白的旗幟在你的鄰居門前飄揚,或許你已經知道這個意味著甚麼,這些都在遇到金牧師的僅僅兩個月之前發生的。我每天的生活都跟巫術和交鬼有著密切的關係,我需要愛的時候卻沒有愛,反常的家庭生活使我很頹喪,我會替別人算命,但是我卻要面對不可知的命運-痛苦的癌病正在侵蝕我的身體。

我有一個兒子,兩個女兒和一個孫女。我的兒子合崇(二十七歲)有輕度智力障礙。我的大女兒玉微(二十六歲)和小女兒玉桂都有中度智力障礙。我曾經嫁過給人,有兒有女,但我被魔鬼影響,以致我經常離家出走,我丈夫走了,我的孩子開始像我一樣。當我離開的時候,沒有人去撫養他們,所以我母親承擔了這個艱辛的責任。當我母親離世以後,他們要自立,學了很多壞習慣,我女兒學會了吸煙,我兒子變成一個嗜酒的人。

當更多痛苦的問題出現,罪的重壓每天在折磨我。在玉桂十六歲的時候,我不在家的日子,她跟一個四十八歲的鄰居同居了,更和他生了一個孩子。當她跟這個男人分開了以後,又與一個三十來歲的男人同居,又生了一個孩子。現在五歲的蜜拿就是我的孫女。幾年後,那段關係結束之後,玉桂又再找了另一個男子,這個是四十九歲的。就是因為我的決定令他們被忽略了,他们都是我的媽媽撫養他們的。

我當時不知道替人算命原來在 神面前犯了何等恐怖的罪,在遇到主之前,我徹底地探索全韓國的每座大山和廟宇,好讓我能被最有能力的惡鬼附上,我甚至攀過壯麗的漢拏山。

巫婆和算命師一般都會用一些工具,例如鐮刀。並且透過念經和供奉,然後替人做法事來賺錢。但我還想要更多能力,所以我在攀上每個陡峭、滿布岩石的山嶺,紮起營幕,下決心要被有更大能力的惡鬼附上。我開始由黃昏直到第二天早晨,眼也不眨地向鬼祈禱。那些有更大能力的惡鬼對我的獻身也感到佩服,整夜都扶著我的手臂。我能夠眼也不眨地舉起手直到早上。

我探索完一座山又一座山,我狂熱地搜索,即使我有家庭,但我已經不在乎他們了,我順從我的慾望,毫不猶豫地跟從魔鬼。我摧毀了我的家庭,我的孩子離家出走,飽受心靈的創傷,我丈夫離開我,我的生命就像活生生的地獄。

後來,因為我被診斷患上子宮癌,還在一次交通意外中受了傷,我需要留院接受治療。 神探訪這個罪人,向她伸展祂永遠的救恩,無數的牧師向我傳福音,但我不但禁止他們來醫院,更加咒罵、侮辱他們:「如果你能證明你所侍奉的 神比我的更有能力,我就相信你的 神。」我嘲笑每一個向我傳福音的人。 神知道我的驕傲和固執,祂差遣了一位特別的牧師。

二零零四年十月五日,當我正在接受治療交通意外中所受的創傷時,金容斗牧師和他的太太-賢子師母,從「主的教會」來到崇明醫院708號房。不像其他牧師,金牧師和他的太太只站在我的床邊對著我微笑,起初我不知道他原來是一位牧師。

他看起來很親切和藹,感覺很欣慰,我心裡好奇地思想:「他們笑甚麼?」我對牧師的太太第一次的印象亦都很好,牧師問我:「你是不是非常不舒服?你看來很辛苦,你那裡受傷了?」他伸出他的手觸碰我,我解釋因為我的背部受了傷令我非常疼痛,他跟我分享他也得過很糟糕的背痛,他要我快些痊癒,我肯定他即將會叫我信耶穌,但是他沒有提及過。

直到傍晚,金牧師和他的太太再來探訪我,這次他卻說:「 神愛你,耶穌是 神的兒子,當我們相信耶穌,祂會引領我們到天堂,耶穌渴望去認識我們,祂給我們盼望,醫治我們,安慰我們,患病的會得到更豐盛的愛。」然後他邀請我接受耶穌。

凡接受他的,尌是信他名的人,他尌賜給他們權利,成為 神的兒女。《約翰福音1:12》

他告訴我死後我們能夠上天堂,而且只要我們順從耶穌去生活,我們也能夠經歷天堂,我聽到以後,驚訝地問:「一個人仍然在生的時候,怎可能經歷天堂呢?」我感到很疑惑,我開始發抖,心跳開始加速。

金牧師繼續分享,他也曾經拜偶像,但當他認識耶穌後,他被改變了,並且決定成為一個牧師。很奇怪,他的見證對我來說似乎很真實。我查問自己:「我怎麼了?」我曾經很憤怒、傲慢、充滿自豪,抗拒很多來跟我分享基督的牧師,因為我對我所拜的偶像充滿信心。

突然間,所有東西開始破碎過來。最後我決定去接受主作為我的救主,我跟金牧師一起祈禱,那一刻我的眼淚湧流出來,心裡很快充滿了平安。

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把自己的平安賜給你們;我給你們的,不像世界所給的。你們心裡不要難過,也不要恐懼。《約翰福音14:27》

在接近我的另一張病床躺著的是前女執事李肯恩姊妹,因為生命裡發生了很多事情,所以不能在教會侍奉。她一開始已很認同牧師,然後她說:「鳳娜,如果你去教會,我想跟你一起去。」

「主的教會」是一所新開始的小型教會,金牧師和他的太太很開心有兩位新成員加入。不過,金牧師有一個強烈要求,就是要我毀壞所有形式的偶像,他要求我立刻棄絕那些嵌了佛像的金項鍊和戒指,這個真的令我感到很迫切,當我脫下我的戒指和項鍊的時候,很多古怪的情緒圍繞著我。起初感覺很忐忑不安,但很奇怪的我認為要向裡面那股力量投降。然後金牧師為我按手祈禱,我答應他會從那個星期開始去教會。金牧師於晚上十時又再探訪我。

那時,我躺在床上輾轉反側,不能入睡,金牧師和他的太太來探望我,跟我分享很多有趣的笑話,在靠近我的另一張病床的李肯恩太太決定加入我們在六樓祈禱室的聚會,金牧師帶領這個聚會的時候,他分享了他自己的見證,他警告我們魔鬼會嘗試引誘我們,他徹底地去解釋應該怎樣去對應這些攻擊,他向我們保證,雖然我們不能以肉眼看見耶穌,但是祂常常與我們一起,又看顧著我們。

我是那種在未獲得答案之前不肯擺休的人,師母分享了她曾經被診斷患上第三期肺結核,所有人都說她應該會死,但是當她禱告的時候,耶穌來醫治了她,我想這個實在是很驚人又有趣,所以我問個究竟。當下我很想快些能遇見耶穌。

可惜,因為同時間要處理很多事情,我不能保守那個星期天上教會的承諾。李肯恩太太致電告訴我她跟丈夫和兩個兒子(一個讀高中,另一個讀高小)都一起出席了崇拜,並且形式上登記成為新會員,他們亦都參加了晚間崇拜並且得到一個特別的恩賜,我想知道為甚麼她這樣開心,然後我問她那個晚上得到了甚麼恩賜,金牧師卻大聲說:「你的基督徒生命一開始就一定要被訓練,你起初就要去經歷這些訓練。」然後他握著李太太和他的家庭為他們禱告,他們的舌頭馬上鬆弛了,領受了說方言的恩賜。

我問什麼是說方言,她解釋這是一個人的靈直接與 神互相交通隱秘的事。我當時感到有點嫉妒,說到服侍一個神明,我不會比任何人差,似乎當時我不應該缺席,我知道我錯過了一些東西,我實在等不及下一個星期天了。

我住的地方離我子女的住處有三至四個巴士站的距離,牧師建議我放棄現在的男女關係,與他們重聚,能與他們一起開始這個基督徒旅程是很好的,雖然我耽擱了結束那段關係,但我知道是時候離開他,返回自己的孩子那裡。

我的兒子合崇和女兒玉桂所住的地方只有一些政府一個月分發一次的米,和一些我不常給他們弄的泡菜,因著他們的智力問題,他們很難分工合作做家務。我兒子是神經質地懶惰的,在沒有家規去讓他履行正確的行為之下,他第一反應就是襲擊人。我很擔心他,所以做了去教會和活出一個更美好生命這樣的決定。

好不容易到了星期天,我的家庭在崇拜時坐在前排,然後等到晚上的崇拜,李肯恩太太沒有參加晚堂崇拜,所以只有我們這一家人。金牧師在講道的途中對我說:「因為你以前曾經拜過很多假神,所以你要更加快的去經歷 神。魔鬼很快就會引誘你,所以你和你的家人一定要好好的裝備自己。由於你對教會一無所知,只管跟從我的帶領和做我所吩咐你的,你就會得到一個很好的果效。你願意順服嗎?」

我回答:「願意。」

「鳳娜姊妹,你決定了跟從耶穌,並且帶著你的孩子一起。 神今晚將會給你一個很特別的恩賜,祂很喜歡你,當你身體經歷到一些異樣的時候,不要驚慌。」

我好奇問:「將會發生甚麼事?」

晚堂崇拜後,教會的弟兄姊妹一起準備開始合一禱告的時間,金牧師請我家庭上前到講臺那裡,他給了我們坐墊讓我們能跪著祈禱,又要我們祈禱的時候舉起雙手,我摸不定應該怎樣做,所以金牧師帶領我們祈禱,我們就重複他所說的。我五歲的孫女跟得很好。「 神啊,我是一個罪人,是一個無助的罪人,所以我決定跟從耶穌。主啊,幫助我們,給我們力量,從現在開始幫助我們經歷祢,無論遇到什麼引誘,幫助我們去勝過它們,為了成就這些,我需要聖靈的能力去膏抹我。」我們重複地大聲以這些話去禱告,當牧師將手按在我們的頭上時,我們的身體感覺好像熾熱地燃燒起來,我們的舌頭開始繞著,說著一種陌生的語言。

我在想:「呀!這是甚麼?真的很古怪!」我突然張開眼睛去核實所發生的事,但當我又開始祈禱時,那陌生的語言又再持續。我頓時察覺到除了我,我的孩子和我的小孫女都正在用方言禱告,我的身體發熱,那奇怪的語言不斷地從口裡出來。

人生好境不常,卻因著這次祈禱,我能夠求主赦免,我向主一次又一次地呼喊,因著我是第一次來教會,我不相信我竟然能夠這樣祈禱。眨眼間,兩小時過去了,在祈禱會差不多結束的時候,金牧師開了燈,他請我們于明天二時回去上一個特別課,當回家之後彌漫著歡樂的氣氛,我們忙著彼此分享所得到的祝福。

第二天,牧師和他的太太早上來到我家去搜索每個角落看看還有沒有符咒還沒有處理,中午的時候我們去教會專心上那特別的課,我們學習了聖三一 神的位格:父 神、祂的兒子耶穌和聖靈,我們學習了很多方法來運用主耶穌的名。過了三星期的教導,我們一家人最終在一個星期天的早上受了浸。(有人說我們一家領受浸禮比別人格外的快。)

這個也是 神對我們很大的祝福。然而,在這三個星期的浸禮班裡,我兒子合崇和女兒玉桂,輪流帶給牧師不少愁苦,他們不斷展現的人情冷暖傷透了牧師的心,不過牧師和師母一直未有放棄,相反他們會豐足地傾倒對我們的愛,如果他認為我們家裡的泡菜快要吃完的時候,他會去鄰近的餐廳求助,帶一些泡菜和其他配菜來供應我們的家庭。

我們坐在溫暖的家中,不用理會甚麼,吃盡了牧師和師母帶給我們的東西。其他時候當牧師來探訪我們時,我的孩子也不會給他開門,因為他們不想去教會。

我的小女兒玉桂,因為她已經是一個在基督裡新造的人,已經不再吸煙和嗜酒了;我的大女兒玉微還在過渡期當中,我也希望我兒子合崇會停止他的冷暖無常,還好,他也在改變的過程當中。當我回望過去的時候,我明白了撒旦怎樣嘗試去毀壞和玩弄我的家庭。

我五歲的孫女有很多特質很像我,她也像她的媽媽玉微,經常很快無禮地去反駁別人的說話,有時很難相信她只有五歲。雖然有著很多問題,但 神仍然沒有放棄我們,祂差遣了一位古怪而特別的牧師引導我們去「主的教會」。

主啊,我感謝你,特別向我的牧師和師母致以最深的感激,以致我能每天過著順服的生活。哈利路亞,我將所有的榮耀歸與我們的 神。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