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的洗禮 I – 第十天

烈火的洗禮1

《烈火的洗禮》第一冊———金容斗 (Kim Yong Doo) 著

本書記錄了二零零五年一月,在韓國仁川市「主的教會」成員連續三十天禱告大會真實的屬靈經驗。

第十天

我告訴你們,即使不因為他是朋友而起來給他,也會因為他厚顏地直求,而起來照他所需要的給他。我又告訴你們,你們祈求,尌給你們;尋找,尌尋見;叩門,尌給你們開門。《路加福音11:8-9》

奉耶穌的名,撒旦!離開我!

金菊恩:當我專注地用方言禱告的時候,一隻紅龍出現在我面前,就在我留意到這條龍的一刻,我給牠嚇驚了。牠猛然躍向我,那龍有著像兇惡的鱷魚眼睛,爪子又厚又尖,牠用爪戳向我來恐嚇我,牠那發光的鼻噴出令人厭惡和無情的煙,我大叫:「撒旦,你這可憎的生物,奉耶穌的名,離開我!」我像瘋了的女人一樣喊叫。當我喊叫的時候,那條龍轉動,以邪惡、刺骨的眼神看著我,然後朝向合崇弟兄那邊走。

可能合崇弟兄已經察覺到那條龍的出現,感到很吃驚,他更加大聲和專注於用方言禱告,合崇弟兄像我一樣大喊:「撒旦,奉耶穌的名,離開我!」當合崇弟兄大喊的時候,那條紅龍再次接近我,眨眼間改變形狀成為一條黑龍,那龍開始邪惡地笑著,說:「不要祈禱!為甚麼禱告的時候不張開眼?張開眼吧,為甚麼禱告的時候要合起眼來呢?立即張開眼吧!為甚麼今天這樣專心禱告?」牠蹣跚地圍著我行走,不斷想分散我禱告的注意力。雖然我很害怕,但是我沒有表達出來,我再次大喊:「可憎的撒旦!奉耶穌的名!離開我!」然而,那條龍並沒有這樣容易去注意我的警告,所以,我再次加倍強調耶穌之名,當我再次大喊耶穌的聖名,那條龍就用邪惡、刺骨的眼神轉向我,咬牙逃走了。

我重拾我的沉靜,我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慢慢再開始用方言禱告。當我正在禱告的時候,我察覺到另一樣東西出現在我面前,牠在房的其中一個角落,像一個白色的東西或是靈體,這個古怪的東西瞪視著我,開始向我前進。當牠接近我的時候,我知道她是一個有名的女性的靈,曾出現在很多韓國的驚恐電影和電視節目中,我害怕得手臂都起了雞皮,我記起我以前看過一些電影情節,都會被這些民間故事的鬼怪嚇怕,不過,當我繼續禱告,我變得很有勇氣,這些恐懼都消散了。

然而,還有一些殘餘的恐懼在我心裡面,我知道如果我表達出一點恐懼,我會讓這只鬼獲得信心去猛烈地攻擊我,所以,當我以禱告和這只鬼去戰鬥的時候,我盡全力都不去表達任何恐懼。

因著這次經歷,詩歌《起來!與魔鬼爭戰!》和現代的福音歌《受聖靈的洗》成為我們在禱告會屬靈爭戰的主題詩歌。

我不想讓那邪靈分散我禱告的專注力,我必須假設如果很多成年人看見這個形體,他們必定很害怕,這個形體的目的就是讓人害怕至死,所以,一個人永遠不可以向牠表達任何的恐懼。她的咀邊滴下血,她的頭髮蓬亂糾纏,她發出一種不潔的聲音,像那可憎的格格笑聲。我盡我力量呼喊:「奉耶穌的名,從我這裡逃跑!」當我命令牠逃跑後,那靈消失了,我發覺我的眼正在流淚。

我不知道原來我在哭,然而,那些是我在禱告時悔改的眼淚,然後耶穌出現,祂用可愛柔和的聲線,微笑著叫我的綽號。

耶穌被釘十架的異象
耶穌向我說話,不久之後,在我眼前出現了數十萬的人,主靜默地站在他們當中,在我的異象裡,在那些人當中有像城堡一樣的大型建築物,那些人好像在把某些東西或是某人示眾,他們向耶穌呼叫和擲東西。

我留意到在人群中,有些人向主擲硬物,但是主合上眼,沒有說話,我開始大喊:「為何你們要迫害耶穌?不要這樣做!停呀!」我變得歇斯底里地跑向那些人當中嘗試阻止他們,但是我的努力起不了作用。此外,我看到有人弄了一個荊棘的冠冕,然後把它緊壓在主的頭上,血從祂的頭上湧出來,祂的衣服都滲了血,很多血開始流在地上,我看見在主的臉上露出極大的痛楚,祂嘗試去忍受這些痛楚,我為主感到很難過,我承受不了這些情景。祂也被鞭打了很多次,每當主僕倒的時候,那些羅馬士兵就無情地鞭打祂。

雖然被打至僕倒,主繼續抬起十字架上山,就像來自電影的記憶,一個上面戴有羽毛頭盔的羅馬百夫長,他開始打耶穌,毫不吝惜地打祂,以至不能起來。我看見在山頂的地上有三個孔,那十架被放在那些孔裡面,挖這些孔是為了能讓釘子容易地釘進地裡,其後,他們把耶穌放在十架上,他們開始將釘子錘進主的手,然後錘進祂的腳。

那些釘子看上去粗而長,它們長三至四十釐米,當那些釘子被猛擊的時候,主劇痛地叫著,當我看見那些釘子錘進後,我的心碎了,我歇斯底里地哭,主在極大的痛楚之下顫抖地發出衰弱的聲音。

那個十架被舉起來,那兩個在耶穌一旁的盜賊開始死去了。因為主流失了很多血,好像沒有血可以再流了,地上彷佛因祂的血而染紅了,當我哭的時候,祂死亡的異象消失了,耶穌向我顯現,說:「我親愛的女兒,菊恩,要不懈地禱告。」我回答:「是的,耶穌。」我繼續哭著,用方言禱告。

過了一段短的時間,看似主回來了,不過,這次我感到有些不對勁,感到很不自在,我感到害怕,我記起牧師告訴我要謹慎,因為魔鬼會裝成光明的天使,我被教導,假如我不能夠分辨,我應該用方言禱告或用經文試驗那天使,我嘗試用方言禱告去試驗那人,當我用方言禱告的那一刻,看來是主的面孔的,開始難看起來,變成黑色,那魔鬼裝成主來我這裡,那魔鬼的眼球能在任何方向轉動,牠沒有離開,嘗試分散我禱告的專注力。

賢子師母的祖母和外祖母在天堂
鳳娜姊妹:我們的教會每晚都有祈禱會,每晚禱告的時候,我都會想起我在地獄受折磨的父母和弟弟,我怎能忘記在腦海裡交錯的痛苦?今天,當我用方言禱告,主耶穌來了我這裡,我哭喊著說:「主啊!主啊!」耶穌說:「不要哭,我來是要帶你去天堂,和我一起去。」當祂牽著我手的時候,我看見祂的臉上帶著同情。

無論何時我到訪天堂,也會對那些無限和永恆的奧秘生畏。我對那些奇妙的情景生畏,我感到要看見和經歷天堂的全部,要花上永恆的時間才可以。耶穌要我去觀察天堂的教會,我問祂:「天堂有一間教會?」祂很快地回答:「是的,你親自去看看。」

就像祂說,那裡有一間教會,當我們到達的時候,我的下巴跌了下來,我們碰見一座大得讓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建築物,我大叫:「嘩!」我一陣狂喜,如果一個人能看見天堂教會的偉大,就是地球上最巨大的教會也無法相比。它實在太大,它看似能達到天堂的天空。

當我到達後,看上去,一個崇拜聚會正在結束,我看見兩位年輕的成年人離開聚會。他們顯得很開心,彼此拖著手,耶穌帶我到這兩位年輕的成年人,指示我與她們打招呼,主介紹了我們,那兩位年輕的成年人回答:「我們不認識你,你是誰?」她們似乎很困惑,主再次介紹我,然後說:「鳳娜姐妹剛剛從地上來,她正在仁川上『主的教會』,她教會的牧師是金容斗,她師母是賢子師母,鳳娜姐妹已經加上了兩個月。」耶穌介紹完我之後,那兩位年輕的成人回答:「對了,你正在上我們孫女丈夫的教會!」她們很興奮,不久之後,她們問:「你探訪這裡的目的是甚麼?」我回答:「牧師和他太太請我幫助他們證實他們的祖母們都在天堂。」她們知道孫女和她的丈夫關心她們,顯得很感動。

那位祖母開始描述她的生命:「我在九十五歲死去,在我離世的那年,我兒子和我的媳婦告訴我他們會去美國探望他們的兒子。我與我兒子一起住的,我很老了,不適宜去旅行,所以,我要搬往我另一個孩子的家裡直到我兒子回來,然而,我另一個孩子不能接我去他那裡,他們聲稱不能負擔這個,我沒有地方可以去,不久之後,我孫女的丈夫,金容斗牧師提供讓我留宿十五天,就是我兒子在美國的那些日子,我是在他們那裡死去的,我那時是一個不信者。由於我不便於行動,金牧師會每天背我上教會,金牧師會向我作見證,他陳說,如果我想和我的孫女去天堂,我要接受耶穌基督,我是接受主和救主而死去的。耶穌基督,祂在天堂預備了一層高的房子給我作為獎賞,我一生都是一位不信者,我很幸運在我離世之前能得救,這就是我怎樣來到天堂。 」

這位元祖母請求我為她傳達一個訊息給她孫女的丈夫,感激他關於耶穌基督的訊息。

賢子師母的外祖母也有一個相似的得救故事,兩位祖母一同表達她們很緊張她們的兒子還沒有得救,她們希望儘快能讓她們的孩子得到耶穌基督的訊息,希望她們的孩子有一天能在加入她們和主一起往天堂,我能在她們的表達當中感到她們的憂慮。

接下來,耶穌呼叫我說:「鳳娜,讓我們去遊覽天堂最高的山頂。」當我們到達了最高的山頂,我能看見天堂的很多地方,我能夠看見很多天使,我看見一個巨大的花園,有著很多不同種類的花朵,這實在難以計算和想像植物和花朵的種類,我看見無盡的海,它像水晶一樣潔淨和清澈,在水面上有很漂亮而不同的船隻。

我們回到地上的教會。當主離開後,我繼續以方言禱告,就在禱告的時候,我再想起我在地獄的父母和弟弟,我哭了很多個小時,眼淚不斷流下來,我不知道可以做些甚麼。不久之後,十五位一組的天使向我顯現,當他們走近的時候,我問他們來的目的,他們回答:「主命令我們來地上安慰鳳娜姊妹,這是我們來的原因。」當他們說完之後,他們圍著我以溫暖的話語去服侍我。當我被安慰之後,我能夠冷靜下來,我的眼淚被擦去了。

「能看見」和「不能看見」的屬靈醒覺
當我繼續禱告,忽然間看見天堂打開了,父 神坐在祂天上的寶座,祂開始說話,並且要我不要再哭,聖靈來跟我細說:「我會給你和賢子師母醫病和聖靈的火的恩賜,然而,你要熱切去追求。」

耶穌站在父 神的旁邊,祂對我說:「鳳娜,當你在禱告時變得疲倦和軟弱的時候,我會用聖靈的能力來膏抹你。」我被祂的話安慰了。關於看得見的屬靈醒覺,我問主:「耶穌,我接受了你為主和救主只有幾個月的時間,然而,因著你的恩典,我得到了屬靈的醒覺,但為甚麼賜給我這個恩賜,而不是賜給牧師和他的太太?」然後耶穌回答:「父 神說,現在不是時候。」我問:「為甚麼不是?」主回答:「他們的牧職是優先的,那些恩賜會使他們的主要功能分散,他們主要的工作是去看顧那些牧羊,傳福音。」

我不懂理解主的解釋,主看見我感到困惑,祂已經知道我不會明白,所以祂解釋得更深入,主說:「不要擔心,看得見的屬靈醒覺和看不見的屬靈醒覺都存在的,不久將來,賢子姊妹會有看得見的屬靈醒覺,她應該有耐性地等待,不應該焦慮,他們沒有這些恩賜不應該是你所關心的,我賜與一個看得見的屬靈醒覺給會眾,而不是給牧師和他的太太,是我的特權和決定,牧師和他的太太努力不懈地禱告,他們的信心是強的,然而,教會會眾的信心仍然是幼嫩的,所以我要透過屬靈醒覺來堅定他們的信心。所以,沒有人需要擔心我怎樣分配我的恩賜。

會眾喜愛縮短了時間的聚會
耶穌以嚴厲的語氣說明那些教會和牧師們徒然地敬拜祂,他們跟從傳統和人的工作,很多聚會的時間都是短的,訊息也是空虛的。敬拜和讚美的時間變得不能接受,他們更加關心的是甚麼時候會完結。講道的時間縮短了,耶穌正在表達祂的悲傷。一般來說崇拜都是太約持續一小時,然而,很多崇拜都少於一個小時,他們急於結束,耶穌願意在講員的身上彰顯祂自己,但是那些牧師靠著血氣,而不是靠著靈來講道,他們關心時間的安排多於在靈裡講道。

當敬拜和聚會的時間少了,很多講員利用空閒的時間去做自己的事,例如吃晚餐,與會眾一起旅行,和浪費時間在一些瑣碎的事情上。有些牧師被一些有吸引力的姊妹分心迷惑了,他們給那些有吸引力的姊妹更多注意力。此外,有些牧師沒有給會眾平等的尊重,那些富有的會員比起那些沒有錢的會員會給更多時間和尊重,這一類牧師沒有為 神的榮耀花足夠的時間去禱告,但是他們瑣碎地禱告,令我們的主感到洩氣和沮喪,那些訊息不是被聖靈所帶領,那些訊息是因著那些牧師的知識和他們的肉體出來的,屬血氣的訊息造成講道短漸、空蕩,講員選擇不被聖靈帶領,而被會眾的意念所帶領。

耶穌渴望為著 神的榮耀去有能力地膏抹和使用牧師,然而,講員都以自己的意念,放棄尋求主的膏抹。他們屬世的想法淩駕了他們的靈,很多講員不能夠感受到 神的心和渴望,深深地使 神感到悲哀。

當擴張或是建立一間教會,有些講員是為了他們自己的榮耀和驕傲,在他們的心裡面,那建築物是他們的紀念碑,這一類牧師花很少時間在禱告上,他們被物質世界佔有了。

當主告訴我這些事情,我看見他臉上哀傷的表情,雖然牧師們能因著壯觀的建築物而自豪,但是天堂認為它是空虛的,天堂的道路高過地上的道路,人在地上所看重的,在天上可以看為不重要的。

耶穌告訴我:「不是所有牧師都是惡的,然而,不順服的一定會受到管教,如果他們不悔改,我會把他們扔在地獄裡,在地獄他們會被折磨,在很短的時間之內,我會帶你去那裡,你會見證一些在他們之前死去的人。」

主對於異端的診斷
無論何時我對任何東西感到好奇,我都會很困擾,想找到答案。我有一個關於異端的問題,我決定要問主:「耶穌,在我被金容斗牧師帶我相信你之前,我是一個替人算命的人,我拜過偶像,然而,牧師特別關注我的家庭,現在我們已經受浸了,我學習了很多東西,例如三一 神、天堂和地獄,永恆的生命,永恆的死亡,因著牧師恒久的禱告,我第一天我參加了教會的聚會,我受了聖靈烈火的洗禮,因著這個洗禮,我開始以方言禱告,當我告訴其他教會信徒的時候,他們會告訴我我正在一間異端教會當中,他們把我告訴過他們的事情,當作閒話傳舌,他們告訴我我所經歷的是危險的,叫我應該離開金牧師的教會,所以我問主,請你解釋給我知道甚麼是異端。」

有一些信徒做了幾十年的基督徒,聲稱滿有信心,這些信徒向我講述一個人死了,他要不進入天堂,要不下到地獄,他們說一個像我的人,或是其他人,不會在在世的時候造訪天堂或是地獄,他們說這只是個胡鬧,其他教會的會員試圖說服我女兒去上他們的教會,他們說我教會的教義和所信的有問題,此外,他們會譏諷我們的禱告會和奚落我們長時間聚會,他們聲稱我一定是在一間異端教會裡,因為我們的禱告時間是早上七時到下午八時。

他們再聲稱金牧師和教會是一個異端,我禱告:「主啊,如果我們的教會真的是異端,怎麼辦?會有甚麼事發生在我家庭身上?」

主問:「甚麼是一個異端?人們因著他們的不同、宗派和教義,彼此批判和論斷,他們在犯罪,不過,你的教會很取悅我,你和你教會的會眾整夜不住的禱告,那些指控你們,稱呼你們為異端的,將會知道我是那位活著的主,你得到了醫病的恩賜,也能趕出汙鬼,你也是順著聖靈而活的。」

耶穌繼續說:「那些彼此論斷和批判的,將會得到可怕的審判,不要讓他們令你離開正道,我被你的禱告深深地打動著,不要擔心,我會保護你和你的教會,雖然我願意向我的子民顯現我自己,賜給他們屬靈恩賜,但是他們沒有尋找我,很多都不是按著我的旨意去禱告。」

主的臉表達出憤怒,我躊躇地問關於我們教會的事情:「耶穌,我們的教會將會成為怎樣?」然後主說:「你被聖靈充滿和很快就得到說方言的恩賜是很幸運的,教會的會眾將會感到和接受聖靈的火。」

神把膏油傾倒在金牧師身上
在長時間的聚會中,金牧師借著聖靈膏抹的力量來講很有力的道,有些人會假設我們會很困倦,但是那斬釘截鐵一般的講道、讚美、唱詩和火熱的敬拜,我們所有人都充滿著能量和熱情,我們能夠整晚持續著直到第二天。有一天,我們的牧師有力地講道,以至臉也紅了,在他的講道裡有著能力和熱情,我看見 神榮耀寶座的異象,父 神正在傾倒膏抹油,我看見聖靈正在用火膏抹牧師,我能見到父 神不斷傾倒火和膏抹油在牧師身上,那個講道變得很有活力。

牧師正在模仿一個石磨,一個石磨是用來分開米和殼的,我看見耶穌很開心地笑著,主吩咐一位元天使去記錄這次聚會的事,主吩咐那正在記錄的天使,要很努力地去記錄這件事,那天使得知後隨即服從。

偽基督教
我要向主問一個關於其他教會的問題:「這裡有一間教會,她有很多分支遍佈世界和韓國,他們似乎有相似的敬拜,在講壇上也有一個十字架,有些人說他們的會員很多,因為他們的歷史和傳統,然而,他們好像我們一樣相信耶穌,他們是不是像我們一樣的信徒呢?」

我問完之後,耶穌回答:「如果他們相信我,他們當然會得救,但是那間教會把 神的話降級了,將它和世界結婚。」當我們討論其他教會的時候,魔鬼的王突然出現,那邪惡的看似很擔憂,對牠在那間教會的計畫亦感到不安,牠看上去很緊張和開始向著我走過來。

鬼王顯現
耶穌說:「很多 神的子民忽略魔鬼和邪靈,我的子民沒有意識到敵人的存在而有信心地活著。然而那魔鬼會企圖阻礙你的工作,要有勇氣。」

午後,我去了探訪牧師的家,到達的時候,他正在寫關於晚上所發生的事情的日誌。在他的通宵禱告裡,他有一些屬靈的經歷。他首先用帶錄下了他的經歷,然後記在紙上,牧師繼續記錄他的經歷,師母和我在他旁邊跪了下來祈禱,主在那裡與我們同在,並保護我們不受邪靈傷害。

當我和師母祈禱的時候,一隻巨大的紅龍出現了。這條龍大得我們只能看見牠的身體,看不見全只獸。這只龍進了前門,在鞋架旁站著,高度像天空一樣高。這只獸的表達就只有憤怒,牠的鼻子不斷地動,我開始害怕起來,感到暈眩和作嘔,那只龍展開了牠的翅膀,形狀像蝙蝠的,牠的刺會向下擴散到地獄,那些刺會刺進那些地獄的靈魂使那些靈魂痛苦地喊叫。

當我繼續祈禱的時候,我更加感到害怕,我坐在一張櫈上,闊度和高度都好像沒有盡頭一樣,好像一種石櫈,那龍說:「我現在想進入你的身體,你竟敢挑戰我,我是地獄的王,所有在地獄的都恐懼地服從我,你認為你是誰?你甚麼也不是,你沒有權利去曝露我的身份。」

當那龍在罵的時候,牠憤怒的表情變成一種瞭解的表情:「啊哈!我知你是誰,我其中一個僕役向我知會過,我之前命令過這個僕役去欺騙和引領很多人去地獄,然而,他失敗而回。當我問牠為甚麼牠失敗,牠說:「我王,你要自己看看為甚麼這麼困難,我起初想,我會很容易引領人去自殺,但是,那些基督徒的禱告很強。」我罵那僕役:「你說甚麼?」我必須去查證那僕役的聲明。真的,近乎不可能去戰鬥你們的禱告。」

雖然那龍害怕,罵我們,因著耶穌的保護,我們都很安全。那魔鬼大喊一些很粗俗的褻瀆話語然後說:「我被阻礙了。」然後耶穌向那獸回答:「你認為你站在哪裡?不要無禮和狂暴,如果你碰「主的教會」的其中一人,你會被懲罰,我父會攻擊你。」那獸很苦惱,然後,牠突然間消失了。

主耶穌說:「那在地獄的龍試圖欺騙你們牠是邪靈們的王,這次是牠第一次以這只獸的樣子來露面,牠常常派牠的僕役來地球去執行牠的命令。要不住的禱告,常常警醒,不要擔心,因為三一 神會常常保護你。」

以信心大膽傳道
金容斗牧師:現在是星期二,溫度是零下七度,但是當風吹的時候,感到好像是零下十五度。風正在咆哮著,風像利刀一樣擦過皮膚,儘管這樣的天氣,合崇、玉桂、約瑟和菊恩也外出傳道。

在他們四個出外傳道之前,他們會帶著聖靈的能力去禱告來預備自己,主會用聖靈的火去膏抹他們,他們也確保在外冒險之前穿著溫暖的衣服。在這四個少年人當中,有一個在腳底生了疣,不能正常地行走,但是他也很專注傳道。
雖然在這些嚴寒天氣,出外佈道不是強制的,但是他們四個因著 神的恩,額外地感激。他們四個討論一個計畫更加成功有效去傳道,他們知道不倦地做主的工,能得到很大的賞賜。在嚴寒的天氣,所有人都能看見所噴出的氣,那四個走上他們快樂的路去為主贏得靈魂。

那四位少年人很遲才回來,我在想他們在這嚴寒天氣,應該會又累又沉重,我在想那四個應該會說這是他們的最後一次,不過,他們充滿聖靈和喜樂,他們很興奮和急不及待去道出他們的努力,其中一位少年人說,他碰見一位之前上我們教會的弟兄,他是一位我每天都想說服他回到教會的弟兄,那位弟兄從未回來過,當這位弟兄在街上遇見這四位少年人在街上傳道,他給他們十元在餐廳裡買些湯來溫暖一下,並且,他很被他們的作工感動,他說他會回教會。

他們也在一間醫院探訪和傳道,另一位弟兄看見這四位少年人,也給了他們十元,他也很受感動說:「在這些嚴寒天氣,感謝你們不倦的負擔。」他用仁慈和鼓勵的話去安慰他們。那四位少年人跟我說:「牧師,我們從沒瞭解到原來傳福音是這樣的開心和快樂。」當他們整天在傳道的時候,主與那四位少年人一起。

這些少年人來自不同的背景和狀況,當中有兩三個有著健康問題,他們不管自己的缺陷,他們努力不懈地出席祈禱會,而且在 神的恩典之下成長。

在那個晚上,那些少年人和教會繼續夜間的祈禱會,那些少年人決定將所得的十分之一獻給教會作為給主的感恩祭。那個禱告夜一直進行到第二朝早,他們探訪了天堂,他們現在完全地獻身與主,他們不再妥協自己的不信和反叛,他們是 神軍隊的一員。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